新片熱評

《喪尸未逝》:戛納常客賈木許這次力不從心了?

字號+柯諾 來源:電影網 2019-05-21 00:00 我要評論()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

在前兩屆開幕影片的主演哈維爾·巴登(《人盡皆知》)和夏洛特·甘斯布(《伊斯梅爾的幽魂》)共同宣布本屆戛納電影節正式開幕后,吉姆·賈木許的這部《喪尸未逝》終于揭開面紗。

 

上一回以這樣的全明星喜劇片做開幕片還得回溯到2012年的《月升王國》,巧合的是,《喪尸未逝》的演員陣容也有比爾·默瑞和蒂爾達·斯文頓,他們也是賈木許的老搭檔,還聚集亞當·德賴弗、科洛·塞維尼、史蒂夫·布西密這些大銀幕上的熟面孔以及賽琳娜·戈麥斯、奧斯汀·巴特勒等好萊塢新星,可謂星光十足。

 

賈木許電影的劇情總是能用幾句話簡單概括,《喪尸未逝》也是如此,這部影片講述了在美國的一個偏僻小鎮森特維爾,因地軸顛倒,一切開始變得不尋常,月黑風高之時,死人突然從墳墓里爬出來,化身游走的喪尸,比爾·默瑞、亞當·德賴弗和科洛·塞維尼飾演的警察三人組和一群小鎮居民不得不向他們迎戰。

 

賈木許經常在流行題材里找到自己獨立又特殊的表達方式,《離魂異客》改寫了西部片的固定情節套路,《唯愛永生》打破了傳統吸血鬼的恐怖形象,《喪尸未逝》也是屬于喪尸片里的絕對“異類”。


 《唯愛永生》


雖然在整體故事上大致遵循了喬治·A·羅梅羅在《活死人之夜》《活死人黎明》等片創下的喪尸片類型規律,但它不似《生化危機》系列或“血與冰淇淋”三部曲瘋狂揮灑血腥和暴力,而是填充了很多冷幽默和掉書袋式的文學梗,幾乎每五分鐘就讓人會心一笑。

 

比爾·莫瑞飾演的警察是賈木許電影里的典型男主角:面無表情,說話節奏緩慢,雖給人疏離感,但幾句對白就能戳人笑點;斯文頓飾演的角色從造型到舉止都非常詭異,她會耍武士刀、拜佛、穿學生裝、為死尸化妝、稱呼人還一定要叫全名...古怪背后隱藏著她更為神秘的身份。

 

影片前半段展開美國小鎮居民的眾生相,為喪尸登場作敘事鋪墊,并以不同的人物和言語間接揶揄、反諷美國當下政府。

 

片中的喪尸有著傳統常見的生理特征:身體姿勢變形、行動緩慢、見人就咬、有傳染性...也有很多新奇有趣的行為,比如會說話、喝咖啡、使用Wi-Fi、踢足球、愛時尚裝扮等,換言之,這群喪尸在“復活”后還保留著他們生前的喜好。

 

在輕松與歡笑之余,越臨近結尾,全片轉而越彌漫著一股悲傷的氛圍,這也是賈木許對喪尸電影注入的私人化立意,他以喪尸反思人類存在的意義和危機,當鮮活的生命突然變成喪尸,是否要殺死他們?當逝去的親人重新出現在眼前,我們該如何面對?


 比爾·默瑞和亞當·德賴弗飾演的小鎮警察


賈木許是美國移民后代,他一直視作自己是美國社會的邊緣人物,流浪者和失意者也是他一直關注的群體,片中游離在小鎮之外的農民米勒就像是他的化身,默默觀察著這一切,最后借他之口說出對這個社會和整個世界的失望和無力。

 

影片的一大亮點是演員多次打破第四面墻,如亞當·德賴弗直接點名車內播放的音樂是Sturgill Simpson創作的電影主題曲,還稱已經看完劇本,預料到結局的悲慘,比爾·莫瑞則說自己只拿到賈木許給的場景腳本,這些橋段是賈木許刻意為之的自反性表達還是他在劇作上已經黔驢技窮,力不從心?

 

《喪尸未逝》少了賈木許以往電影里的詩意、溫暖和情趣,有很多老調重彈和自我致敬的地方,他沒有超越以往的作品,但卻比以往更加入骨地表明自己對當下的低落情緒和絕望感,這讓很多原以為是輕松喜劇的觀眾感到措手不及。


每日一笑

那天洗澡后,我往身上噴了點香水,并故作陶醉狀做幾個深呼吸。女兒看到了,搶過我的香水瓶在她的身上就是一通亂噴,嗆得她連打了三個噴嚏。我責怪她小孩子不該濫用香水,她卻慢條斯理道:“我是祖國的花朵,沒點香味能叫花朵嗎?”

網友點評
排列3字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