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片熱評

秋天的故事影評:那年秋天,葡萄成熟了

字號+Isabella 來源:大眾影評網 2014-04-15 00:00 我要評論()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

電影《秋天的故事》是埃里克·侯麥自編自導《人間四季》的最后一部,講述了早年喪夫的馬嘉俐,獨自苦心經營著父母留下來的一片葡萄園。好朋友伊莎貝拉不愿看到她孤獨終老,決心為她登報征婚。而馬嘉俐兒子的女朋友羅欣,也有意撮合她和她的哲學老師。馬嘉俐周旋在兩個男人之間,在葡萄收成的季節,終于也迎來了愛情。

馬嘉俐杰哈把酒言歡

影片選擇了馬嘉俐的葡萄園磨坊莊園來展開故事。環境的優美,葡萄的成熟,把法國鄉村生活的愜意描繪得淋漓盡致,無不讓人心往神馳。影片中隆河酒同樣讓人印象深刻。馬嘉俐為了證明她親自釀制的隆河酒不輸給其他莊園的葡萄酒,她堅持葡萄減產和不使用除草劑,為的是不破壞葡萄酒的味道。

收割葡萄


收割葡萄

編劇兼導演的埃里克·侯麥并沒有用太多的筆墨去勾畫中年男女間的愛恨糾纏,而是通過幽默散漫的筆調、富有哲理的對白去表達中年男女對愛情的態度。沒有年輕人的轟轟烈烈,也不是老年人的溫馨樸實,中年男女在追求愛情上更多的是漸行漸近的小心翼翼。

馬嘉俐是小心翼翼的。她早年喪夫,她渴望愛情,卻又不敢相信像她這把年紀能找到愛情,因為在她看來,中年男子都喜歡年輕女孩。于是她不敢主動去接觸異性,甚至用忙碌工作來遮掩內心的寂寞,長時間把自己困在葡萄園不愿跟外界接觸。好朋友伊莎貝拉的女兒要出嫁,誠邀她出席,馬嘉俐的第一反應是找各種理由去推辭:“現在園里正忙,我沒心情打扮,我不認識其他人,我個性內向……”馬嘉俐小心翼翼地保護著她在愛情面前的自尊,小心翼翼地保護著她敏感脆弱的心,她假裝輕松地帶出“我哪里的時間約會,約一些不糟糕的男人,簡直就是海底撈針”的自嘲。可當伊莎貝拉指出她需要男人的時候,她咬緊牙守住的防線奔潰了。馬嘉俐對待愛情卻有自己明確的態度,猶如她種植葡萄的理念:不追求葡萄的數量,堅決不用除草劑。也一如她久藏的40瓶1989年的隆河酒。她相信酒越陳越香,但她也深知其中的冒險,于是她選擇孤注一擲,用一生的等待去靜候葡萄酒的香醇。

馬嘉俐

杰哈是小心翼翼的。當他在餐館看見為馬嘉俐登報征婚赴約的伊莎貝拉時,他小心翼翼地保護著自己的愛情,不敢主動地打招呼,因為他不敢相信眼前到處找人的這名高貴女子是跟他有約的鄉村婦女。然而杰哈對自己想要的愛情是非常清晰的,當伊莎貝拉問她喜歡什么類型的女人時,他堅定地說出“我沒有喜歡的類型,那是年輕的時候,到了這種年齡,類型就沒有意義了,我要的是我喜歡相處的人”。

伊莎貝拉是小心翼翼的。她出于好意,為好朋友登報征婚,尋找合適的好男人,冒認好朋友的身份去赴會,卻不小心對應征的杰哈產生了好感。她享受著每次跟杰哈的約會,可現實又無時無刻不告訴她,她擁有深愛她的丈夫和幸福的家庭。面對馬嘉俐的質問,她依然小心翼翼地否認她對杰哈的感情,因為她不想因為偶然冒起的漣漪,打破原有的平靜生活。

伊莎貝拉 杰哈

在每一個人生階段,人們對愛情往往有不一樣的看法。年輕的時候激情四射,常常幻想著轟轟烈烈的愛情,年輕人愛得無所畏懼,愛得驚天動地,一如“山無棱,天地合,乃敢與君絕”。而老年人的愛情,更多的是執子之手,共度余生,日子平平淡淡,則心安。中年人的愛情,不再幻想浪漫和新意,不輕易開始,也從不輕易說結束。他們更渴望精神上的人生伴侶。他們這種略加思考的愛情觀,使他們內心不自覺地多了一份小心翼翼的試探和道不明說不清的不自信。他們渴望內心得到釋放,卻又害怕被刺穿。于是他們把自己的自尊層層保護起來,等待一個成熟的機會。馬嘉俐的堅持和等待終究沒有白費,在葡萄成熟的那年秋天,迎來了一場特別的愛情……

每日一笑

同事新提了一臺車。晚上下班準備搭一程。進到車里,肚子不舒服,就放了一個屁。我急忙說“新車味就是大!”同事幽幽的說“幸虧我耳朵不瞎,要不,我就真以為新車味大了。”另一個搭車同事,這時候打開了車門。“臥槽,你這真皮座椅是屎殼郎皮的么?”

網友點評
排列3字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