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集劇情

看見味道的少女分集劇情介紹

字號+ 來源: 2015-05-27 14:33 我要評論()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

看見味道的少女分集劇情介紹:


電視劇看見味道的少女第1集劇情介紹

看見味道的少女總劇情介紹失去嗅覺與味覺也感覺不到疼痛的刑警崔武恪樸有天飾),因三年前一起殺人事件失去了妹妹崔恩雪(金所炫飾),從此喪失了嗅覺及味覺,變得麻木,神經也感受不到痛覺。但在保護該事件中唯一幸存者、失去以往記憶但擁有特殊感官能力的少女吳初琳申世景飾)時,他漸漸找回愛的感覺,兩人一起破解了過去的殺人案件看見味道的少女分集劇情介紹

看見味道的少女第1集劇情介紹
吳初琳獲得超能力
入夜,高三女生崔恩雪背著書包回到家中,家中的情景令崔恩雪大吃一驚,父母一動不動躺在地上,一個戴著黑帽子的男人站在客廳陰氣森森盯著崔恩雪,崔恩雪無法看清黑帽男的五官,黑帽男想一并殺掉崔恩雪,崔恩雪轉身就跑不敢再回頭往身后看,黑帽男緊隨其后一路追趕崔恩雪。
崔恩雪跑到公路上被一輛汽車撞倒,黑帽男站在路邊一動不動注視倒在地上的崔恩雪,車主從車上下來查看崔恩雪的情況,崔恩雪趴在地上雙眼死死盯住黑帽男,黑帽男沒有再上前傷害崔恩雪,而是轉過身子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崔恩雪被車主送到醫院,崔守恪來醫院看望崔恩雪,一個身著醫生服裝的男子從病房里面走出來向崔守恪點頭示意,崔守恪沒有往心里去走進病房看望崔恩雪。
崔恩雪一動不動躺在床上,崔守恪心中升起不妙撫起崔恩雪,崔恩雪的脖子被人破了一道口子,血液從傷口流出來浸透了一部份床單,崔守恪沒有料到崔恩雪會被人傷害, 心中升起悲痛大聲呼喊醫生。
七天過后,崔父崔母的尸體出現在海灘旁邊,警察聞訊趕來堪查事發現場。
崔恩雪被人救醒之后名字變成吳初琳,蘇醒過來的吳初琳擁有可以看到味道色彩和形狀的特異功能,忽然出現的特異功能令吳初琳驚恐不安,吳父與幾個醫生沖進病房以為吳初琳的精神出現了問題。
不久之后,吳初琳出院回家,由于獲得超能力能看到味道色彩,吳初琳的眼珠變成了藍色,吳父渾然不知送了隱形眼鏡給吳初琳,吳初琳往眼中安置好隱形眼鏡掩蓋住了藍色眼珠。
崔守恪在面包店喝醉酒倒在地上熟睡過去,店員見崔守恪倒在地上沒有再爬起來,只得拔打報警電話通知警方。第二天,崔守恪返回警局上班,一個上級當眾煽了崔守恪一個耳光,崔守恪挨了一個耳光面色平靜沒有生氣。
吳初琳開車出門撞倒了追捕匪徒的崔守恪,崔守恪的額頭破了皮流出一縷血夜,吳初琳從汽車里面走出來提醒崔守恪去醫院治傷,崔守恪眼疾手快伸手將吳初琳拉到身邊,一輛汽車迅速從吳初琳之前站立的位置急行過去,崔守恪再慢一秒鐘就無法搭救吳初琳。
吳初琳獲救之后驚魂未定,崔守恪鉆入到吳初琳的汽車發動油門準備繼續追捕匪徒,吳初琳在汽車開動的時候鉆到副駕駛,崔守恪顧不上向吳初琳解釋駕車追向一名騎摩托車的劫匪。
劫匪騎著摩托車逃進一幢商場里面,吳初琳下車的時候往劫匪扔棄的摩托車看去,摩托車把手沾著劫匪留下的氣息,吳初琳憑著氣息的色彩帶領崔守恪到商場里面尋找劫匪。
劫匪下落不明不知去了何處,崔守恪與吳初琳來到電梯門口尋找劫匪的去向,吳初琳發現電梯摁鍵上留下了跟摩托車把手散發出來的一樣的色彩,憑著相同的色彩吳初琳帶著崔守恪進入到電梯里面。
電梯中的數字摁鍵也留下了劫匪身上的氣息,吳初琳帶著崔守恪來到樓上尋找劫匪,劫匪已經脫掉原來的衣服混入到男更衣室,吳初琳穿上崔守恪脫下的外衣戴上墨鏡扮成男人來到男更衣室。
男更衣室里有幾個正在換衣的男人,吳初琳發現其中一人就是劫匪,崔守恪上前跟劫匪搭訕,劫匪心虛主動進攻崔守恪,崔守恪身手了得制服了劫匪,劫匪倒在地上伸手扯開了吳初琳頭上的斗蓬,吳初琳失去斗蓬庇護露出一頭長發,幾個更衣的男人嚇得趕緊護住自己的私處。
崔守恪成功擒獲劫匪離開商場,幾個警察來到商場外面帶走了劫匪,崔守恪想跟著同事們一起返回警局,其中一個男同事提醒崔守恪去醫院包扎傷口。
吳初琳開車搭載崔守恪去醫院治傷,晚上兩人來到咖啡廳喝咖啡,崔守恪因為追捕劫匪弄壞了吳初琳的汽車,吳初琳收下崔守恪贈送的名片以便日后修車再聯系。
崔守恪對吳初琳了如指掌知道劫匪的行蹤產生不解,吳初琳計上心來找了一些理由騙過了崔守恪,崔守恪喝完咖啡與吳初琳離開咖啡廳,一個年輕女子看到吳初琳之后直呼崔恩雪的名字,崔守恪見年輕女子稱呼吳初琳為崔恩雪,眼中露出驚訝轉身看著吳初琳,吳初琳亦轉過身子看著崔守恪。

看見味道的少女劇情介紹:


電視劇看見味道的少女第2集劇情介紹
看見味道的少女第2集劇情介紹
朱瑪麗失蹤
崔守恪與吳初琳離開咖啡廳,一個年輕女人將吳初琳當成崔恩雪,崔恩雪是崔守恪的妹妹,年輕女人忽然稱呼吳初琳為崔恩雪,崔守恪吃了一驚轉過身子看著吳初琳。
將吳初琳認成崔恩雪的年輕女人已經離去,崔守恪好奇吳初琳為何也叫崔恩雪,吳初琳不以為然認為年輕女人一定是認錯了人。
崔守恪再次想起妹妹生前的一些生活情景,讀高中的妹妹崔恩雪經常到水族館玩耍,崔守恪在水族館里面潛水向崔恩雪揮手示意。
崔恩雪已被不明人士殺害,崔守恪一直想調進重案組調查崔恩雪的死因。
吳初琳回到公司挨了上級一頓訓斥,上級要求吳初琳準備一檔節目,吳初琳為了應付上級謊稱已經找到一個愿意表演的搭檔,上級懷疑吳初琳是在說謊,吳初琳保證不久之后帶搭檔到公司表演。
上級相信了吳初琳的話轉身離去,吳初琳回到車上后悔欺騙上級,崔守恪曾在吳初琳面前展示過表示天份,吳初琳眼睛一亮覺得應該找崔守恪當搭檔。
崔守恪不久之前開著吳初琳的汽車追捕壞人,壞人被崔守恪和吳初琳抓到,崔守恪在開車過程中弄壞了吳初琳的汽車,吳初琳到修理店向工作人員問清價格打電話聯系崔守恪。
崔守恪接到電話的時候正在餐廳狼吞虎咽進食,一想到崔恩雪的案子還沒有破,崔守恪暗自在心中提醒自己必須加入重案組,只有加入重案組才有機會參與偵破崔恩雪死因的行動中。
吃完許多食物崔守恪跟吳初琳見面,吳初琳發現崔守格吃了許多食物,崔守恪一直想進入重案組調查,吳初琳趁機向崔守屬展示她的特異功能,只要崔守恪愿意臨時做吳初琳的節目搭檔,吳初琳就愿意協助崔守恪偵破一些案件。
崔守恪不太相信吳初琳有特異功能,吳初琳讓崔守恪離開餐廳尋找一個地方藏好,崔守恪離開餐廳藏到一幢樓房天臺上,吳初琳順著崔守恪留下的氣息在樓下轉悠,崔守恪一臉驚訝看著吳初琳在樓下行走,吳初琳行走的路線跟崔守恪上樓時候的路線沒有一絲差別,崔守恪漸漸意識到吳初琳果然有特異功能。
吳初琳與崔守恪回到餐廳,崔守恪再次出了一個難題考核吳初琳,吳初琳輕輕松松通過了崔守恪的考核,崔守恪同意當吳初琳的搭檔。
吳初琳拿出節目臺詞給崔守恪,崔守恪借背臺詞的時間與吳初琳偵破一起案件。
一個叫朱瑪麗的女人神秘失蹤,重案組小組正在緊急尋找朱瑪麗的下落,崔守恪在吳初琳的帶領下發現一個男子身上有朱瑪麗用過的香水,男子被崔守恪摁倒在地上,兩個工作人員從樓中沖出來扶起男子,男子是朱瑪麗的男朋友,朱瑪麗使用的香水出現在男子身上合情合理。
崔守恪在吳初琳的帶領下找到了一個中年男子,中年男子身上有朱瑪麗的錢包和信用卡,崔守恪懷疑中年男子綁架了朱瑪麗,中年男子帶著崔守恪來到一處垃圾堆找出朱瑪麗留下錢夾。
朱瑪麗的下落再次成迷,崔守恪回到車上拿出朱瑪麗遺留的錢夾給吳初琳檢查,吳初琳發現錢夾上含有水腥色彩。
錢夾上有水氣說明朱瑪麗去過河邊,崔守恪回到警局來到重案組調查科,科長正在辦公室跟下屬們研究如何搜尋朱瑪麗,崔守恪打斷會議提醒科長應該將搜索重點鎖定在河邊,科長不相信崔守恪的話認為崔守恪是在開玩笑。
崔守恪在吳初琳的陪同下到公司參加節目表演,吳初琳的上級坐在臺下觀看崔守恪表演,崔守恪的表演雖然可圈可點,但吳初琳的上級僅是提醒吳初琳還要參加評選,如果評選沒問題了吳初琳才能跟崔守恪一起表演。
崔守恪與吳初琳離開公司找了一個地方坐下,吳初琳一臉驚訝發現崔守恪撕爛了劇本,崔守恪撕爛劇本只是為了騰出一些紙張空間做筆記,吳初琳對崔守恪的行為哭笑不得。
一周之前,朱瑪麗開著汽車來到河邊的高坡上停下,一對男女開車從坡上沖下來撞到了朱瑪麗乘坐的汽車,汽車失去控制一頭滑下高坡墜入深河。
崔守恪在吳初琳的帶領下來到坡上尋找關于朱瑪麗的行蹤,吳初琳找到了朱瑪麗留在坡上的氣味,崔守恪順著吳初琳的視線往坡下看去,坡下幾百米的下方是一條深不見底的大河。

看見味道的少女劇情介紹:


電視劇看見味道的少女第3集劇情介紹
看見味道的少女第3集劇情介紹
朱瑪麗遇害
一周之前,朱瑪麗開著汽車來到河邊的高坡上停下,一對男女開車從坡上沖下來撞到了朱瑪麗乘坐的汽車,汽車失去控制一頭滑下高坡墜入深河。
崔武恪吳初琳的帶領下來到坡上尋找關于朱瑪麗的行蹤,吳初琳找到了朱瑪麗留在坡上的氣味,崔武恪順著吳初琳的視線往坡下看去,坡下幾百米的下方是一條深不見底的大河。
山路旁邊出現許多五彩繽紛的朱瑪麗的氣息,吳初琳目不轉睛看著飄浮在崔武恪身后的有色氣息,崔武恪在吳初琳的提醒下轉身往身后看去,朱瑪麗很有可能駕車墜江,吳初琳與崔武恪來到坡邊尋找跟朱瑪麗有關的線索。
朱瑪麗的氣息在坡邊消失不見,吳初琳顧著尋找朱瑪麗的氣息立足不穩險些從坡上滑落下去,崔武恪眼疾手快摟住了吳初琳,吳初琳順勢撲進崔武恪懷中,二人緊緊摟在一起面色難堪,吳初琳回過神來離開崔武恪的懷抱。
崔武恪不慎踩碎吳初琳掉落在地上的眼鏡,吳初琳心疼無比低頭打量已經破碎的眼鏡,崔武恪沒有向吳初琳賠禮道歉,而是提醒吳初琳慶幸之前沒有從坡上滑落下去,坡下百米開外的下方是深不見底的江水,如果吳初琳從坡上滑落下去后果將會不堪設想。
幸好崔武恪在千鈞一發之際摟住了吳初琳,吳初琳應該慶幸平安無事而不是心疼眼鏡被踩碎。
重案組長姜赫帶領手下人在樹林中搜尋朱瑪麗,許多手下人附近低頭打量地面,姜赫拿著高音喇叭不停喊話監督手下人搜查,有人忽然向姜赫透露在江邊打撈出朱瑪麗乘坐的汽車。
姜赫曾經認定朱瑪麗不會出現在江邊,崔武恪曾經極力要求姜赫到江邊搜尋朱瑪麗,事實說明崔武恪的推測是正確的,朱瑪麗乘坐的汽車果然墜江被打撈上岸。
姜赫來到打撈地點神色復雜看著崔武恪,崔武恪面色平靜沒有借機嘲諷姜赫。
朱瑪麗被困在汽車里面已經失去多時,犯罪心理調查專家嚴美來到現場想檢查朱瑪麗的遺體,一名警察不給嚴美打開車門,崔武恪親自為嚴美打開車門,嚴美鉆入到汽車里面掀起朱瑪麗手臂上的衣袖,朱瑪麗的手臂上出現了血紅的條形碼。
條形碼印證朱瑪麗被一名連環殺手殺害,朱瑪麗遇難之前已有幾名女性遇難,遇難的女性手臂上都有相同的條形碼。
上級領導蒞臨案發現場,姜赫畢恭畢敬迎接上級領導,上級領導安排嚴美成立搜查小組,姜赫一臉失望只得聽從上級領導的安排。嚴美覺得崔武恪是一個辦事能力極強的警察,朱瑪麗遇難地點正是崔武恪調查到的,嚴美當場要求崔武恪加入到搜查小隊。
吳父曾是一名警察,嚴美找到吳父談起一些往事,吳父已經退休沒有再當警察,嚴美希望吳父再次出山偵破案件。
入夜,崔武恪與吳初琳坐在路邊談話,吳初琳在談話過程中對崔武恪的背景有了一定了解,崔武恪的妹妹叫崔恩雪,當年崔恩雪在醫院里面被人殺害,崔武恪因為妹妹去世無心工作。
吳初琳聽完崔武恪講述的往事感概萬分,當初吳初琳身受重傷住院昏迷長達數百日,后來吳初琳蘇醒過來發現自己擁有了看到氣味色彩的特別能力。
崔武恪調查朱瑪麗遇難之前的一些經歷,權在熙正在住處外面焚燒朱瑪麗的衣物,崔武恪駕車來到權在熙家門外面從車上下來,權在熙正在焚燒朱瑪麗穿過的一條褲子,崔武恪大吃一驚伸手將燃燒的褲子抽回地面踩滅火苗,權在熙一臉狐疑看著崔武恪,崔武恪向權在熙問了一個問題,權在熙如實向崔武恪回答問題,崔武恪意識到產生誤會趕緊向權在熙賠禮道歉,權在熙一頭霧水看著崔武恪回到車上駕車離去。
吳初琳在劇院準備表演節目,崔武恪因為辦案沒有來劇院當吳初琳的搭擋,吳初琳獨自一人上臺分飾兩個角色,導演一臉不悅要求吳初琳結束表演。
崔武恪向嚴美匯報一些查案經過,吳初琳喝醉了酒來到警局找崔武恪,崔武恪沒有料到吳初琳會來警局找他,臉上升起驚慌不知如何是好。
坐在電腦面前的嚴美對吳初琳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電腦里面有一些失蹤人員的檔案記錄,嚴美忽然發現吳初琳跟其中一個失蹤人員長得很像。

看見味道的少女劇情介紹:


電視劇看見味道的少女第4集劇情介紹
看見味道的少女第4集劇情介紹
吳初琳醉酒在警局睡覺
崔武恪調查朱瑪麗遇難之前的一些經歷,權在熙正在住處外面焚燒朱瑪麗的衣物,崔武恪駕車來到權在熙家門外面從車上下來,權在熙正在焚燒朱瑪麗穿過的一條褲子,崔武恪大吃一驚伸手將燃燒的褲子抽回地面踩滅火苗,權在熙一臉狐疑看著崔武恪,崔武恪向權在熙問了一個問題,權在熙如實向崔武恪回答問題,崔武恪意識到產生誤會趕緊向權在熙賠禮道歉,權在熙一頭霧水看著崔武恪回到車上駕車離去。
吳初琳在劇院準備表演節目,崔武恪因為辦案沒有來劇院當吳初琳的搭擋,吳初琳獨自一人上臺分飾兩個角色,導演一臉不悅要求吳初琳結束表演。
崔武恪向嚴美匯報一些查案經過,吳初琳喝醉了酒來到警局找崔武恪,崔武恪沒有料到吳初琳會來警局找他,臉上升起驚慌不知如何是好。
坐在電腦面前的嚴美對吳初琳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電腦里面有一些失蹤人員的檔案記錄,嚴美忽然發現吳初琳跟其中一個失蹤人員長得很像。
吳初琳喝醉酒到警局找崔武恪,崔武恪正在警局向嚴美匯報調查千柏京的進展,千柏京是一名醫生極有可能殺害朱瑪麗,崔武恪曾去醫院找過千柏京談話。
嚴美發現吳初琳長得跟一個失蹤人員很像,失蹤人員的名字叫崔恩雪,吳初琳喝醉了酒被崔武恪扶到沙發上躺下,崔武恪一臉愧疚向嚴美道歉,警局是辦案重地無干人等不得隨意進入,吳初琳喝醉酒到警局找崔武恪,崔武恪自知違反了警局規定趕緊向嚴美道歉。
嚴美對吳初琳的姓氏產生好奇,崔武恪向嚴美透露吳初琳的名字,嚴美見吳初琳不叫崔恩雪,還以為認錯了人。
警局上班時間即將到來,嚴美收好資料準備離去,離去之前嚴美叮囑崔武恪繼續調查千柏京。
吳初琳躺在沙發上睡到天明,幾個警察站在沙發旁邊一臉好奇打量吳初琳,吳初琳蘇醒過來大吃一驚從沙發上坐起來,崔武恪回到警局代替吳初琳向同事們致歉。
吳初琳離開警局心情失落,崔武恪從警局中追出來找到了吳初琳,吳初琳因為崔武恪沒有及時去劇院配合她演戲被導演辭退,崔武恪弄清原因一臉愧疚向吳初琳致歉,吳初琳余怒未消煽了崔武恪一個耳光,崔武恪已經毀掉了吳初琳的事業,吳初琳有了一種走投無路的感覺。
崔武恪來到劇組找到導演為吳初琳說情,導演一臉不屑要求崔武恪想辦法逗笑他,只要崔武恪逗笑導演,導演就同意給吳初琳繼續演戲的機會。
幾個工作人員被導演喚出房間,幾人站在門外堅起耳朵偷聽房間里面的動靜,片刻過后崔武恪與導演走出房間,導演哈哈大笑說了一些旁人聽不懂的話語。
吳初琳接到導演打來的電話,導演提醒吳初琳回劇組重新排戲,吳初琳驚喜交加回到劇組,導演已經知道崔武恪是一名警察,看在崔武恪是警察的份上導演愿意錄用吳初琳。
吳初琳因為獲得重新演戲的機會買了一些食物到警局向眾人道謝,許多警察獲得吳初琳曾送食物,崔武恪坐在電腦前對吳初琳不理不睬,吳初琳一頭霧水站在旁邊看著正在工作的崔武恪。
崔武恪帶著吳初琳離開警局,吳初琳跑到警察送食物影響眾人工作,崔武恪一臉不悅數落了吳初琳一頓。
權在熙出門遛狗不慎弄丟小狗,小狗一路飛奔扔下權在熙,權在熙在追狗過程中不慎撞倒吳初琳,吳初琳在權在熙的陪同下到醫院檢查傷勢,負責為吳初琳檢查傷勢的醫生是千柏京,千柏京發現吳初琳的手腕上有開刀做過手術的痕跡,吳初琳曾在三年前被汽車撞傷,千柏京聽完吳初琳的話神色有些不太對勁。
千柏京因為一起殺人案被警方傳訊,一名警察來到審訊室審問千柏京。
吳初琳發現卓志碩警官攜帶跟死者相關的氣息,崔武恪在吳初琳的指引下將犯罪嫌疑人鎖定在卓民碩身上。
殺害黃吉秀的兇手正是卓民碩,崔武恪來到健身館找到了卓民碩,卓民碩還沒反應過來已被崔武恪拷上手銬,崔武恪拷好手銬指證卓民碩殺害了黃吉秀,卓民碩見崔武恪辦案如神,臉上雖然非常驚慌但卻默默承認殺害了黃吉秀。
崔武恪帶著卓民碩回到警局,卓民碩的哥哥卓志碩曾想頂替殺人罪責,崔武恪忽然將卓民碩抓回到警察局,卓志碩悲痛欲絕與卓民碩道別,卓民碩自知犯了殺人罪命將不保,卓志碩越哭越傷心為卓民碩的家人擔心。

看見味道的少女劇情介紹:


電視劇看見味道的少女第5集劇情介紹
看見味道的少女第5集劇情介紹
洪廚師墜樓身亡
崔武恪拷好手銬指證卓民碩殺害了黃吉秀,卓民碩見崔武恪辦案如神,臉上雖然非常驚慌但卻默默承認殺害了黃吉秀。
崔武恪帶著卓民碩回到警局,卓民碩的哥哥卓志碩曾想頂替殺人罪責,崔武恪忽然將卓民碩抓回到警察局,卓志碩悲痛欲絕與卓民碩道別,卓民碩自知犯了殺人罪命將不保,卓志碩越哭越傷心為卓民碩的家人擔心。
吳初琳在街上散步,崔武恪與嚴美在餐廳里面吃飯,吳初琳從餐廳外面經過神色復雜看著崔武恪,崔武恪顧著跟嚴美聊天沒有發現吳初琳,吳初琳忽然升起一種莫名其妙的酸楚回到家中吃泡面。
放在桌上的手機發現來電鈴聲,來電者是崔武恪,吳初琳拿起手機接通電話,崔武恪邀請吳初琳出門吃飯,吳初琳吞吞吐吐不想回答崔武恪,崔武恪已在電話中聽到 電視機播放節目的聲音,吳初琳本想找理由推脫崔武恪,崔武恪知道吳初琳在家中,吳初琳琳只得離家出門與崔武恪見面,崔武恪待吳初琳出現之后帶頭向一家餐廳走去,吳初琳跟著崔武恪來到餐廳里面坐下,崔武恪點了許多肉類烘烤食物與吳初琳邊吃邊聊。
卓志碩身為警察包庇弟弟殺人犯罪,警方依法逮捕卓志碩,卓志碩戴著手銬從警局走了出來,崔武恪神色復雜送卓志碩上車,卓志碩一臉愧疚向崔武恪表達謝意,崔武恪如果沒有及時抓獲卓志碩,卓志碩認為自己可能還會接二連三犯案。
崔武恪在一定程度上減少卓志碩犯罪次數,卓志碩上警車之前提出跟崔武恪握手,崔武恪伸手跟卓志碩握手,卓志碩與崔武恪握完手上車離去。
卓志碩的案件已經偵破結束,嚴美與同事們回到警局繼續調查條形碼兇手案件。
吳初琳來到權在熙經營的餐廳吃飯,洪廚師站在天臺上墜樓身亡,崔武恪與幾個同事目睹洪廚師墜樓砸在一輛汽車上的過程,一行人趕緊向樓上的天臺奔去。
權在熙在餐廳等待洪廚師做菜,洪廚師遲遲沒有出現,權在熙久等無果來到天臺上尋找洪廚師,洪廚師墜樓的過程被權在熙看得一清二楚,權在熙趴在樓頂邊尚往樓下看去,湊巧的是崔武恪抬頭向天臺看過去,權在熙神色慌張想回到樓內,崔武恪帶著幾個同事來到天臺堵住了權在熙,權在熙有口難辯被警察當成嫌疑犯。
吳初琳認定權在熙不是殺害洪廚師的兇手,崔武恪提醒吳初琳不要多管閑事,吳初琳拿出一包艾草遞給崔武恪,崔武恪以為吳初琳送食物給他,吳初琳提醒崔武恪借艾草的氣息尋找兇手,權在熙身上沒有艾草說明不是他殺害了洪廚師,吳初琳希望崔武恪能還權在熙一個清白。
崔武恪接過吳初琳贈送的艾草,吳初琳一心想為權在熙翻案,崔武恪提醒吳初琳不要多管閑事,吳初琳是好心幫助崔武恪查案,崔武恪非但沒有領情而是提醒吳初琳不要管閑事,吳初琳哭笑不得看著崔武恪離去。
姜赫帶著二名下屬到千柏京的家中查案,千柏京家寬暢豪華如同王宮,姜赫一臉驚嘆掃視大廳環境。
吳初琳從權在熙家中出來在路上遇到崔武恪,崔武恪與吳初琳來到一家餐廳吃飯,在吃飯過程中崔武恪伸手撫摸吳初琳的秀發,吳初琳臉上露出一絲羞澀什么話也沒說,崔武恪伸回手提醒吳初琳的頭發沾上湯水,吳初琳回過神來意識到自己自主多情,崔武恪別無它意只是為吳初琳撫去沾在頭發上的湯水。
吳初琳在吃飯過程中發現崔武恪目光呆滯陷入到深思中,崔武恪已經喝醉了酒熟睡過去,吳初琳伸手碰了一下崔武恪,崔武恪倒在包廂靠背上閉目睡去,吳初琳看著熟睡的崔武恪忽然想起一幕往事,不久之前崔武恪曾跟吳初琳談論妹妹失蹤的事情,吳初琳拿起手中的布娃娃對崔武恪有了一種異樣的感覺,布娃娃曾是崔武恪與妹妹崔恩愛回憶的鈕帶,崔武恪與崔恩愛一起逛街,崔恩雪手中拿著一個布娃娃,崔武恪拿過布娃娃怪聲怪氣跟崔恩雪談話。
服務員提醒吳初琳不能讓崔武恪在包廂睡覺,吳初琳帶著崔武恪來到一處臺階上坐下,崔武恪靠在崔武恪的大腿上熟睡過去,吳初琳情不自禁想親吻崔武恪,崔武恪忽然睜開眼睛看著吳初琳,吳初琳吃了一驚不知如何是好。

看見味道的少女劇情介紹:


電視劇看見味道的少女第6集劇情介紹
看見味道的少女第6集劇情介紹
權在熙是條形碼殺手
吳初琳拿起手中的布娃娃對崔武恪有了一種異樣的感覺,布娃娃曾是崔武恪與妹妹崔恩愛回憶的鈕帶,崔武恪與崔恩愛一起逛街,崔恩雪手中拿著一個布娃娃,崔武恪拿過布娃娃怪聲怪氣跟崔恩雪談話。
服務員提醒吳初琳不能讓崔武恪在包廂睡覺,吳初琳帶著崔武恪來到一處臺階上坐下,崔武恪靠在崔武恪的大腿上熟睡過去,吳初琳情不自禁想親吻崔武恪,崔武恪忽然睜開眼睛看著吳初琳,吳初琳吃了一驚頓覺面紅耳赤,崔武恪一聲不吭坐起來摟住吳初琳,吳初琳沒有反抗崔武恪,崔武恪靜靜地摟抱吳初琳,吳初琳忽然回過神來發現自己產生了幻覺。
崔武恪蘇醒過來送吳初琳坐公車,吳初琳踏上一輛公車示意崔武恪拿取放在帽子里面的布娃娃,崔武恪伸手摸到藏在后腦勺的布娃娃,妹妹崔恩雪也有一模一樣的布娃娃,崔武恪吃了一驚拿著布娃娃踏上公車坐在吳初琳旁邊,吳初琳不想再要回布娃娃,崔武恪擔心帶著布娃娃思念妹妹崔恩雪,吳初琳扔下崔武恪下車步行回家,崔武恪神色復雜坐在公車上看著吳初琳在路上行走。
千柏京曾經負責醫治受傷的吳初琳,三年前吳初琳被送到醫院,千柏京的妻子急需更換心臟,奄奄一息的吳初琳給千柏京帶來希望,只要吳初琳離開人世千柏京就能為妻子更換心臟。
吳初琳意志力強大一息尚存,千柏京產生了殺害吳初琳的念頭,吳初琳躺在病床上陷入到昏迷中,千柏京拿出一支針筒想注射到輸液管里面,經過片刻思慮千柏京放棄殺害吳初琳的念頭。
吳初琳回到劇組向導演報道,導演要求吳初琳必須帶崔武恪一起到劇院表演,吳初琳想憑著自己的能力獲得導演認可,導演不想給吳初琳獨自表演,吳初琳離開劇組到權在熙的餐廳當服務員。
崔武恪與幾個同事來到一家餐廳外面查案,吳初琳發現餐廳的老奶奶神色異常回到餐廳里面,幾個警察覺得餐廳是正常營業沒有可疑的地方,吳初琳對餐廳老奶奶產生了疑心,崔武恪在吳初琳的提醒下懷疑餐廳里面有暗室供人非法賭博,幾個同事跟著崔武恪來到餐廳里面發現一道木門,眾人踢開木門果然發現門后有一個密室,密室里面有許多人正在賭博,崔武恪與幾個同事無法抓捕所有賭客,賭客們驚慌不安從密室里面逃出來,幸好一批警察及時趕到守在餐廳外面,許多逃出餐廳的賭客被警察抓了個現形。
餐廳的老奶奶和大爺跟著賭客們一起被押往警局,對于警察能發現餐廳中有密室的原因,老奶奶和大爺想破腦袋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千柏京發現權在熙藏有朱瑪麗遇害的相片,權在熙外出歸來從千柏京手中拿回了相片,千柏京佯裝什么也不知道駕車離去,權在熙回到辦公室拿出相片發現上面沾著一些血液,千柏京曾在觀看相片之前手指受傷流了一些血液,權在熙當時外出歸來提議千柏京找創可貼包好受傷的手指,相片上出現一些血液,說明千柏京已經查看過權在熙保存的相片。
千柏京駕車回想看到朱瑪麗遇害相片的經過,權在熙正是殺害朱瑪麗的兇手,千柏京駕車來到一幢教堂里面,崔武恪來到教堂的時候千柏京已經不知所蹤。
崔武恪來到權在熙住處打探千柏京的下落,權在熙倒了兩杯酒端到崔武恪面前,崔武恪向權在熙了解千柏京的線索,千柏京最后一次現身的時候是在權在熙家門外面,崔武恪例行公事向權在熙了解千柏京最后一次現身的過程,千柏京極有可能搭乘飛機離開本國,奇怪的是警方調查航空飛行記錄沒有查到千柏京登機記錄。
權在熙面帶笑容對崔武恪有問必答,崔武恪從權在熙嘴中問完所有問題告辭離去,權在熙收住笑容神色復雜看著崔武恪離去。
條形碼殺手每次殺人都會留下一個條形碼,崔武恪回到警局向同事們講解條形碼包含的意思,所有條形碼來自一家圖書館的圖書,崔武恪猜到兇手把遇害者當成一本圖書殺掉就刻上一個條形碼。
兇手依然逍遙法外,崔武恪一步一步推斷猜到兇手新的作案目標。
權在熙來到圖書館打印出一張條形碼,條形碼包含權在熙要殺的人,此人正是發現權在熙是連環殺手的千柏京。

看見味道的少女劇情介紹:


電視劇看見味道的少女第7集劇情介紹
看見味道的少女第7集劇情介紹
崔武恪被神秘人捅傷
崔武恪找到了條形殺手的殺人規律,殺手按照條形碼上的信息選擇殺害不同的人,崔武恪已經推斷出殺手即將下手的新目標身份信息。
殺手正是名廚權在熙,權在熙表面上是一名廚藝精湛風度翩翩的廚師,實際上內里是一名變態殺人魔,警方一直在調查被權在熙殺掉的無辜市民,權在熙已經接連殺害幾個無辜市民。
吳初琳來到劇院站在幕后為演員們撐木板,由于體力不支吳初琳身不由已失手推倒木板,站在旁邊的崔武恪目睹吳初琳跟木板一起倒在舞臺上,吳初琳趴在木板上一臉驚恐看著坐在觀眾席上的觀眾們。
導演將吳初琳喚到臺下談話,吳初琳的行為令導演大為光火,本來導演想給吳初琳在劇院工作的機會,奈何吳初琳不好好珍惜來之不易的工作機會,導演決定辭退吳初琳。
吳初琳一臉委屈在導演的責罵聲中流下眼淚,崔武恪站在旁邊愛莫能助。
權在熙邀請吳初琳喝咖啡,二人來到餐桌前坐下,權在熙向吳初琳透露他患有臉盲癥,吳初琳聽完權在熙的話恍然大悟,不久之前吳初琳在咖啡工作,權在熙從咖啡廳經過對吳初琳視若無睹,吳初琳主動跟權在熙打招呼,權在熙停下腳步認出了吳初琳,吳初琳當時以為權在熙不愿意跟她打招呼,直到弄清權在熙患有臉盲癥,吳初琳才意識到權在熙當時不是故意不跟她打招呼。
臉盲癥很有可能讓人產生誤會,不明真相的人會以為權在熙目中無人不愿意跟別人打招呼,權在熙一臉無奈向吳初琳坦承因為患有臉盲癥確實得罪過一些人。
艾麗是吳初琳的朋友,艾麗老板發現放在店鋪的鈔票被人偷走,艾麗成了最大嫌疑人,宋明玉與艾麗同為店員,老板相信宋明玉沒有偷店鋪里面的錢,一行三人來到警局找警察斷案,辦案民警盤問宋明玉的出行情況,宋明玉向辦案民警展示出門不在店鋪里面的相片證據,艾麗見宋明玉還能證明自己不在場,臉上升起焦急一臉無奈。
吳初琳在崔武恪的陪同下來到警局里面,艾麗與宋明玉正在接受警察斷案,宋明玉向警察出示不在場的相片證據,吳初琳發現宋明玉的身體出現許多帶有色彩的氣息,氣息顯示出宋明玉是在說謊,人在說謊的時候心中就會緊張,一緊張身體就會產生一種氣體,吳初琳憑借看到的氣體斷定宋明玉在說謊。
宋明玉因為有不在場的證據,警察只得將嫌疑對象鎖定在艾麗身上,艾麗離開警局向吳初琳述苦,吳初琳拿起手機查看宋明玉在網上上傳的相片,相片確實能證明宋明玉不在案發現場,吳初琳決定跟崔武恪一起尋找宋明玉在相片上做假的證劇。
二人來到宋明玉曾經拍過相片的地點,一連換了幾個地點也沒有找到宋明玉做假的線索,直到來到一家鞋店,事情終于有了轉機。
吳初琳發現鞋店上空飄浮著許多咖哩食品的氣團,鞋店出現食品氣團,說明鞋店的前身是一家餐廳,店員證實了吳初琳的猜測,一周之前餐廳主人轉賣門面,門面被新老板改裝成了鞋店。
宋明玉在鞋店改裝后還能拍出在餐廳吃飯的相片,光憑在餐廳吃飯的相片就能說明宋明玉在做假,崔武恪與吳初琳回到警局向辦案民警提供查到的證據,證據鐵證如山,宋明玉在警察面前坦承偷了老板的錢。
老板對宋明玉失望之極,警察帶走了宋明玉,老板一臉愧疚向艾麗賠禮道歉,艾麗洗清了冤屈主動提出辭職。
崔武恪與吳初琳成功為艾麗平反,艾麗心情感激送了二張餐廳優惠卷給崔吳二人。
夜幕降臨,崔武恪來到集裝箱區尋找兇手留下的線索,一名黑衣男子從崔武恪身邊走過去,崔武恪沒有留意從身后經過的黑衣男子。
黑衣男子離去不久,崔武恪打開一個集裝箱門,門內的空間放著一些東西,崔武恪忽然意識到之前離去的黑衣男子有問題。
黑衣男子已經消失不見,崔武恪從集裝箱里面沖出來四處尋找黑衣男子,黑衣男子忽然從崔武恪面前走了過來,崔武恪還沒弄清發生了什么事情,黑衣男子往崔武恪肚子上捅了一刀。
崔武恪低頭看了一眼血流不止的傷口倒在地上,黑衣男子背對倒在地上的崔武恪快步離去。

看見味道的少女劇情介紹:


電視劇看見味道的少女第8集劇情介紹
看見味道的少女第8集劇情介紹
崔武恪受傷住院
崔武恪從集裝箱里面沖出來四處尋找黑衣男子,黑衣男子忽然從崔武恪面前走了過來,崔武恪還沒弄清發生了什么事情,黑衣男子往崔武恪肚子上捅了一刀。
崔武恪低頭看了一眼血流不止的傷口一頭載倒在地上,黑衣男子背對倒在地上的崔武恪快步離去。
捅傷崔武恪的黑衣男人正是權在熙,權在熙想殺掉崔武恪隱藏自己的殺人魔王身份,一個工人來到集裝箱區發現倒在地上的崔武恪。
崔武恪被緊急送往醫院搶救,吳初琳打了一個電話給閻美,閻美接到電話立即奔赴醫院探視崔武恪。
權在熙回到家中脫下黑衣外套,崔武恪已被權在熙中傷,權在熙換下黑衣外套坐在沙發上休息。
崔武恪在醫生的搶救下渡過危險,吳初琳回到咖啡廳向權在熙透露崔武恪住院的情況,吳初琳不知道權在熙是傷害崔武恪的元兇,權在熙不動聲色從吳初琳口中了解崔武恪受傷的情況。
崔武恪雖然渡過危險但還需要住院觀察,權在熙來到醫院探視崔武恪,病房里面只有權在熙與崔武恪二人,權在熙來到病床旁邊伸手往懷中摸去,閻美忽然開門走了進來,權在熙放下懷中的手恢復平靜的表情,閻美對權在熙的到來有些驚訝,正常情況一般人都不會愿意看望受傷的崔武恪,警方會對所有探視崔武恪的人暗中調查,權在熙光明磊落來醫院探視崔武恪,閻美夸贊權在熙是一名成功的廚師。
崔武恪渡守了危險,一名男子來到病房里面向崔武恪走了過去,閻美與幾個同伴藏在病房外面嚴陣以待,男子一步一步向崔武恪身邊走去,崔武恪伸手抽出藏在被蓋里面的手槍。
男子來到病房旁邊掀開衣服祝賀崔武恪恢復健康,崔武恪舉起手槍對準男子,閻美和幾個同伴沖進病房發現男子并非兇手,兇手已經猜到警方在醫院設伏,男子是在兇手的交待下來到病房祝賀崔武恪恢復健康。
吳初琳到咖啡廳找艾麗,艾麗買了一杯咖啡給吳初琳,吳初琳發現裝咖啡的杯子飄浮出一些酒水氣體,酒水氣體說明杯子里面裝的不是咖啡,吳初琳一眼識破了艾麗買回來的不是咖啡。
艾麗不知道吳初琳擁有看得見氣體色彩形狀的特異功能,吳初琳迅速識出杯子里面的不是咖啡,艾麗只得將原因說了出來,原來艾麗擔心吳初琳心情不好所以才買了一杯酒,吳初琳因為崔武恪住院心情失落,艾麗想讓吳初琳喝酒消解心中的煩惱。
吳初琳來到崔武恪家中做客,崔武恪已經恢復健康出院,吳初琳親自下廚做了一些食物給崔武恪,崔武恪對吳初琳做的飯菜贊不絕口,吳初琳感概萬分向崔武恪講述身世經歷,自從三年前遇到事故住院重獲新生,吳初琳無法再記起父母的相貌以及身份信息。
崔武恪聽完吳初琳的話臉上升起同情,吳初琳情不自禁與崔武恪接吻,在接吻過程中吳初琳回過神意識到自己失態,崔武恪沒有再繼續親吻吳初琳,吳初琳辭別崔武恪離去,崔武恪站在原地若有所思,吳初琳來到崔武恪家門外面撫摸嘴唇露出一絲笑容。
崔武恪出院與閻美一起參加千柏京的喪禮,二人離去之時遇到權在熙,權在熙獲得千柏京親人高度贊揚,千柏京去世之后權在熙出錢出力舉行喪事。
崔武恪與閻美離開喪禮現場只覺權在熙神色不太正常,閻美猜測權在熙對警察沒有好感,二人聊完權在熙談起已經遇害的崔恩雪,閻美帶著崔武恪找到了吳在標,吳在標當年負責處理崔恩雪的案件,崔恩雪被吳在標處理成已經死亡的遇害人員,閻美發現崔恩雪其實活在人間。
吳在標已經不是警察退休有幾年,閻美要求吳在標承認隱瞞崔恩雪活在世上的秘密,吳在標否認了閻美的懷疑,崔武恪一臉焦急要求吳在標透露崔恩雪的下落,崔恩雪是崔武恪的妹妹,崔武恪有權力知道妹妹的下落。
吳在標立場堅定一口認定崔恩雪已經離開人世,崔武恪與閻美如何追問吳在標都無法獲得真實答案。
吳初琳與崔武恪一起吃飯,崔武恪穿著一件紅色外衣精神煥發,吳初琳跟崔武恪相比顯得心事重重,崔武恪察覺到吳初琳的神色不太對勁,吳初琳因為想起一些事情心中升起悲傷。

看見味道的少女劇情介紹:


電視劇看見味道的少女第9集劇情介紹
看見味道的少女第9集劇情介紹
吳楚琳跟崔武恪說腦中浮現了某個女人的臉龐,崔武恪為了找回吳楚琳的記憶,試著制作出吳楚琳想起的女子肖像畫。另一方面,權在錫雇了私家偵探,開始去找尋崔恩雪的行蹤。

看見味道的少女劇情介紹:

看見味道的少女劇情介紹(1-16集大結局)
電視劇看見味道的少女第10集劇情介紹
看見味道的少女第10集劇情介紹
閻美故意做了一個與吳初琳回想出的樣子不一樣的人物描繪圖,在詢問吳初琳的身世的時候,知道了吳初琳的父親是吳在標。另一面,對事件稍微有了點記憶的吳初琳卻不斷對崔武恪感到恐懼。

看見味道的少女劇情介紹:


電視劇看見味道的少女第11集劇情介紹
看見味道的少女第11集劇情介紹
重案組長和同事刑警們問閻美,為什么突然讓崔武恪從調查中退出,閻美回答說因為崔武恪是條形碼連環殺人事件受害者家屬。另一方面讀了千院長的信而感到混亂的吳楚琳,跑去找吳在標……

看見味道的少女劇情介紹:

看見味道的少女第12集劇情介紹
吳楚琳對崔武恪說崔武恪的妹妹因自己而死,感到很抱歉。崔武恪說無法因那個理由就分手并試圖挽回吳楚琳,但吳楚琳并不打算改變決心。另一方面,權在錫進入吳楚琳的家帶走吳楚琳的照片,試圖要記起她的臉但卻無法如意……

看見味道的少女劇情介紹:

看見味道的少女第13集劇情介紹
吳初琳崔武恪的同事展現超能力
權在熙在書屋里面找到藏在書中的攝像頭,崔武恪目睹權在熙對著攝像頭鏡頭說話,權在熙說完話擰壞了攝像頭,崔武恪心中升起不妙離開監控車撒腿向權在熙家中跑去。
權在熙離開書屋來到電梯外面,電梯門緩緩打開,吳初琳站在電梯里面一臉驚恐看著權在熙。崔武恪撒腿向權在熙家中跑去,吳初琳已被權在熙發現極有可能丟掉性命。
吳初琳到權在熙家中取攝像頭,權在熙察覺到吳初琳的意圖忽然返回家中,坐在監控車內的崔武恪通過監控器目睹權在熙回到書屋,書屋里面安置著一臺微型攝像頭,權在熙很快搜出了藏在書屋里面的微型攝像頭。
吳初琳在電梯里面遇到站在電梯外面的權在熙,權在熙面帶笑容看著吳初琳,吳初琳吃了一驚站在當場不知所措,權在熙雖然知道吳初琳來他家中的目的是為了取走攝像頭,但還是扮出一副渾然不知的模樣煮咖啡招待吳初琳。
崔武恪來到權家見到了吳初琳,吳初琳像是看到救星一樣看著崔武恪,崔武恪要求權在熙讓吳初琳離去,權在熙接受了崔武恪的提議放走吳初琳。
崔武恪在書屋安置攝像頭的行為已被權在熙察覺,權在熙警告崔武恪下不為例,崔武恪的妹妹崔恩雪死在權在熙手中,權在熙犯下多起命案反而理直氣壯警告崔武恪,崔武恪動了真怒提醒權在熙早晚會伏法。
吳初琳發現權在熙身上帶有千柏京的氣味,千柏京已經死在權在熙手中,權在熙身上出現千柏京的氣味,由此說明千柏京的遺體很有可能在權在熙家中。
崔武恪帶著吳初琳回到警局,吳初琳擁有看見味道的特異功能,崔武恪想讓同事們接受吳初琳一起偵破權在熙殺人案。
幾個同事不相信吳初琳能看見味道,吳初琳提醒眾人可以測試她的超能力,崔武恪的幾個同事來到更衣室在各自的衣柜隨機放入彼此的衣物,吳初琳憑借衣柜外面散發出來的味道色彩一一識出存放的衣物是誰的,崔武恪的同事目瞪口呆終于相信吳初琳擁有看見味道的超能力。
一行人來到警局大廳遇到一名警長,警長正在抓捕一個外號叫“鐵頭功”的犯罪份子,鐵頭功趁著警長不防備逃出警局,閻美決定現場考驗一下吳初琳的超能力。
吳初琳來到警局辦公廳找到鐵頭功留下的一件外衣,外衣上散發出鐵頭功身體的氣息,吳初琳順著鐵頭功留在衣服上的氣息來到警局門外。
警長乘坐的專車引起吳初琳的注意,專車車尾漂浮著鐵頭功的氣息色彩,吳初琳猜到鐵頭功就藏在汽車后備箱里面。
崔武恪來到車尾敲擊后備箱提出鐵頭功趕緊現身,鐵頭功見自己的行蹤已被警方發現,只得推開后備箱爬出來主動伏法。
警長對眾人迅速抓到鐵頭功驚訝不解,吳初琳沒有向警長透露她有看見味道的超能力,閻美等人隨便找了一個理由騙過了警長。
吳初琳的超能力已經過審,崔武恪與同事們回到會議室開會,權在熙身上出現千柏京的氣味,眾人猜測權在熙家中一定有關千柏京相關的物品,或者千柏京的遺體就在權在熙家中也不一定。
崔武恪破案心切愿意假裝被權在熙綁到權家,幾個同事不贊成崔武恪以身試險,權在熙已經連殺幾人手段狠辣絕非一般的犯罪份子,崔武恪如果被權在熙綁架很有可能遭受非人的折磨。
吳初琳在閻美的帶領下來到一家香水商店,柜臺上擺放著味道不盡相同的香水,吳初琳分別打開幾瓶香水倒入到一個新瓶子里面,新瓶子匯集幾種不同香氣的香水,吳初琳調好新香水送給閻美。
崔武恪給同事們講解權在熙的身份背景,投影幕布顯示出權在熙的相關資料,權在熙曾在國外學醫是名牌醫科大學生,國外的權威機構對權在熙做了心理測試,權在熙做完心理測試沒有再繼續學醫,回國之后權在熙轉行成為一名廚師。
閻美忽然失蹤,崔武恪開車搭載吳初琳來到權在熙家門外面,吳初琳在崔武恪的要求下在屋外靜侯,崔武恪沖進權家二話不說揮拳將權在熙擊倒在地上,權在熙倒地之后牙齒流血面色平靜,崔武恪拿出手槍對準權在熙的腦袋,權在熙疑似綁架了閻美,崔武恪情緒激動要求權在熙交出閻美。

看見味道的少女劇情介紹:

看見味道的少女第14集劇情介紹
權在熙綁架閻美
閻美忽然失蹤,崔武恪開車搭載吳初琳來到權在熙家門外面,吳初琳在崔武恪的要求下在屋外靜侯,崔武恪沖進權家二話不說揮拳將權在熙擊倒在地上,權在熙倒地之后牙齒流血面色平靜,崔武恪拿出手槍對準權在熙的腦袋,權在熙疑似綁架了閻美,崔武恪情緒激動要求權在熙交出閻美。
閻美無故失蹤,崔武恪闖入權在熙家中,權在熙極有可能綁架了閻美,崔武恪要求權在熙交出閻美,閻美被權在熙關在一間密室里面,密室隔絕外界的聲音極為隱蔽,崔武恪在兩個同伴趕來的時候在權在熙家中四處尋找密室。
權在熙面對二名舉槍警察面色平靜,吳初琳深惡痛絕注視權在熙,權在熙是一名變態殺人狂,吳初琳曾經一度以為權在熙是個品行極佳的廚師。
被困在密室里面的閻美從室內的監視器看到室外的情景,崔武恪正在室外尋找閻美,閻美來到墻壁下方大聲呼喊崔武恪,崔武恪沒有聽到閻美的喊聲,閻美心知密室已經阻隔聲音傳播,崔武恪與閻美只是隔了一堵墻,二人卻像是隔了二個不同的世界互不干涉。
崔武恪未能在權在熙家中找到閻美,權在熙待崔武恪幾離去方才來到密室里面,閻美被困在密室中無法脫身,權在熙要求閻美寫下自已從出生再到當警察的人生記錄。
閻美寫完記錄將被權在熙殺害,權在熙每次行兇之前都會要求遇害者寫下自己的傳記。
吳初琳與崔武恪談論閻美的下落,閻美被權在熙關在秘密暗室中,吳初琳曾經看到權在熙的身上散發出閻美的身體氣息。
權在熙軟禁了閻美,吳初琳心知自己有機會換回閻美,權在熙一直想殺掉吳初琳,吳初琳產生了跟閻美調換的想法。
外界都不知道權在熙是一個變態殺人魔,權在熙的廚師生涯風水聲起獲得許多粉絲擁護,許多粉絲來到發布會現場找權在熙索要簽名,吳初琳來到發布會現場想接近權在熙,崔武恪趕了過來當眾提醒權在熙休要得意太早,在粉絲們的注視下,崔武恪強行拉走了吳初琳。
吳初琳接近權在熙是為了換回閻美,崔武恪不允許吳初琳為了換回閻美成為權在熙的人質,吳初琳不顧崔武恪反對私下跟權在熙在餐廳談判,權在熙在吳初琳面前否認軟禁閻美,吳初琳一臉真誠希望權在熙放掉閻美,只要權在熙愿意放掉閻美,吳初琳愿意成為權在熙的人質。
權在熙故意扮出一副莫名其妙的模樣佯裝不知吳初琳所說的話包含的意思,吳初琳一臉無奈看著權在熙起身離去。
權在熙回到密室里面跟閻美談話,閻美的生命倒計時已經不多,權在熙決定在定好的時間中殺掉閻美,閻美在權在熙的要求下寫完自己的人生傳記,權在熙發現其中一些內容是閻美捏造的,閻美提醒權在熙上了其它死者的當,一些死者在自己的人生傳記中寫下一些子虛烏有的事情,權在熙被死者臨死前玩弄了一把。
崔武恪陪著吳初琳尋找閻美留下的氣味,二名警察隨同吳初琳一起尋找氣味,吳初琳順著氣味向前行走,天空忽然下起傾盆大雨沖散了保存在地上的氣味。
氣味由粒子組成,大雨可以沖掉所有粒子,崔武恪心知吳初琳因為下雨無法再看見空氣中的氣味粒子,吳初琳在雨中仔細打量地面已經不像原來那樣容易看到氣味粒子,轉眼功夫飄浮在地面的氣味粒子全部消失不見,吳初琳心急如焚蹲在地上掃拔泥土尋找氣味粒子,崔武恪于心不忍拉起吳初琳,吳初琳在崔武恪的攙扶下來到路邊的屋檐下避雨。
權在熙即將殺害閻美,閻美被困在密室中已經成為待宰的羔羊,權在熙向閻美講解殺人方式,密室的通風孔會在指定的時間噴出許多窒息性氣體,閻美吸入氣體在幾秒鐘時間內便會陷入到昏迷中。
吳初琳帶著崔武恪和另外二名警察來到囚禁閻美的密室外面,權在熙開啟窒息性氣體噴入密室中,閻美吸入窒息性氣體倒在地上,崔武恪忽然破門而入進入到密室中。
權在熙站在密室的玻璃窗外面一臉驚訝看著忽然出現的崔武恪,崔武恪來到玻璃旁邊舉槍對準權在熙的腦袋。
權在熙面對崔武恪手中的手槍非但沒有害怕,而是將腦袋湊到玻璃上迎接崔武恪手中的手槍。

看見味道的少女劇情介紹:

看見味道的少女第15集劇情介紹
崔武恪吳初琳求婚成功
權在熙即將殺害閻美,閻美被困在密室中已經成為待宰的羔羊,權在熙向閻美講解殺人方式,密室的通風孔會在指定的時間噴出許多窒息性氣體,閻美吸入氣體在幾秒鐘時間內便會陷入到昏迷中。
吳初琳帶著崔武恪和另外二名警察來到囚禁閻美的密室外面,權在熙開啟窒息性氣體噴入密室中,閻美吸入窒息性氣體倒在地上,崔武恪忽然破門而入進入到密室中。
權在熙站在密室的玻璃窗外面一臉驚訝看著忽然出現的崔武恪,崔武恪來到玻璃旁邊舉槍對準權在熙的腦袋。
權在熙面對崔武恪手中的手槍非但沒有害怕,而是將腦袋湊到玻璃上迎接崔武恪手中的手槍。
崔武恪與權在熙隔著一面防彈玻璃,權在熙扔下崔武恪向秘室走去,崔武恪離開閻美昏倒的房間追趕權在熙,權在熙拎著一個包包手忙腳亂裝幾本書,崔武恪在權在熙逃出住宅的時候從秘道追了出來,權在熙站在門口被崔武恪追上,崔武恪舉起手槍提醒權在熙不能再逃跑,權在熙不顧崔武恪的警告拔腿就跑,崔武恪摳動扳機打傷了權在熙,權在熙從地上站起來堅難的向門口走去。
崔武恪慢慢跟在后方,權在熙推開房門來到屋外,許多警察站在屋外舉槍對著權在熙,崔武恪從屋中走出來搶過權在熙手中的包包,包包里面的每本書都有一個條形碼,條形碼傳遞出不同死者的身份。
閻美被緊急送往醫院,權在熙落入到警方手中,崔武恪來到醫院看望閻美,閻美的身體已經沒有什么大問題隨時可以出院。
權在熙被送到審訊室,崔武恪來到審訊室當著權在熙的面焚燒標有死者身份的條形碼書本,權在熙悲痛欲絕哀求崔武恪停止燒書,崔武恪要求權在熙招供,權在熙愛書如命同意向警方招供。
崔武恪帶著吳初琳回水族館游玩,一名工作人員夸贊崔武恪交了像吳初琳一樣漂亮的女子,崔武恪帶著吳初琳離開水族館,二人來到一家餐廳里面,崔武恪讓吳初琳坐在餐廳里面點菜,吳初琳渾然不知拿起菜單點菜,崔武恪來到餐廳外面打開汽車后蓋箱,后蓋箱里面放著許多汽球,汽球上寫著向吳初琳求婚的文字,崔武恪計劃向吳初琳求婚,結果汽球失控全部飛到天空中。
崔武恪看著飛上天空的汽球無可奈何,吳初琳在崔武恪的陪同下來到一座水池外面,崔武恪計劃在水池外面向吳初琳求婚。
一名男子搶先在水池向心上人求婚,吳初琳在崔武恪面前對男子表達不滿,男子跪地求婚的行為令吳初琳反感之極,吳初琳不喜歡心愛之人跪地求婚。
崔武恪見吳初琳對跪地求婚方式產生反感,只得帶著吳初琳來到游樂園里面,吳初琳離開崔武恪去買飲料,崔武恪將鉆戒埋到沙子里面演習挖出鉆戒向吳初琳求婚的情景。
吳初琳拿著兩瓶飲料回到崔武恪面前,崔武恪一時慌張隨便將鉆戒扔到沙子里面,吳初琳想跟崔武恪找一個地方坐下,崔武恪帶著吳初琳來到埋藏鉆戒的區域,鉆戒已經被沙子掩埋,崔武恪找了半天也沒有找到鉆戒。
吳初琳見崔武恪行為異常一直挖沙子,臉上升起不悅數落崔武恪像小孩一樣愛玩沙子。
夜幕降臨,崔武恪與吳初琳在夜色下散步,吳初琳看得見氣味的色彩,崔武恪從吳初琳手中要了一瓶香水噴在空中噴出求婚文字,吳初琳看著飄浮在空中的求婚文字,心中升起喜悅向崔武恪做出一個愛心動作,崔武恪見吳初琳用愛心動作表達同意結婚的意思,歡天喜地奔回到吳初琳身邊。
不久之后,吳初琳與崔武恪舉行婚禮,許多親友到場參加婚禮,吳初琳坐在房間里面準備出場,崔武恪站在臺上等侯吳初琳現身,吳初琳坐在房間里面發現一名男子推門進房,進房的男子是權在熙,權在熙一臉殺氣向吳初琳走了過去。
崔武恪在臺上耐心等侯吳初琳,吳初琳遲遲沒有出現,閻美心中升起不妙來到吳初琳化妝的房間,房間里面空無一人,吳初琳已經不知所蹤。
閻美回到婚禮現場向眾人報信,崔武恪得知吳初琳不在化妝間,心中掠過一絲不妙離開舞臺撒腿向婚禮現場外面跑去。權在熙帶走了吳初琳,吳初琳情況危急很有可能被權在熙殺害。

看見味道的少女劇情介紹:

看見味道的少女第16集劇情介紹/看見味道的少女大結局
權在熙墜樓
吳初琳崔武恪舉行婚禮,許多親友到場參加婚禮,吳初琳坐在房間里面準備出場,崔武恪站在臺上等侯吳初琳現身,吳初琳坐在房間里面發現一名男子推門進房,進房的男子是權在熙,權在熙一臉殺氣向吳初琳走了過去。
崔武恪在臺上耐心等侯吳初琳,吳初琳遲遲沒有出現,閻美心中升起不妙來到吳初琳化妝的房間,房間里面空無一人,吳初琳已經不知所蹤。
閻美回到婚禮現場向眾人報信,崔武恪得知吳初琳不在化妝間,心中掠過一絲不妙離開舞臺撒腿向婚禮現場外面跑去。權在熙帶走了吳初琳,吳初琳情況危急很有可能被權在熙殺害。
崔武恪在婚禮現場外面找到吳初琳的一個朋友,權在熙來到婚禮現場打暈了吳初琳的朋友,吳初琳已被權在熙帶離婚禮現場。
警方從監控錄像找到權在熙的蹤影,權在熙出現在停車場專門抬頭向空中的監控器看過去,崔武恪本來以為權在熙已經身亡,鬧了半天權在熙帶活著。
權在熙綁架了吳初琳,吳初琳面對權在熙面不改色,權在熙在房間的地板安置一塊炸藥,只要崔武恪進入房間一定會踩到炸藥被炸得粉身碎骨。
崔武恪與權在熙手機視頻聯系,權在熙將鏡頭移到吳初琳身后,吳初琳被綁在椅子上動彈不得,權在熙提醒崔武恪盡快搭救吳初琳。
崔武恪來到權在熙囚禁吳初琳的房間,權在熙在樓外等待崔武恪踩到炸彈,崔武恪進入房間不久一股濃煙從窗戶飄了出來,權在熙認定崔武恪已經死亡,心中升起喜歡回到房間向吳初琳報喪。
崔武恪忽然現身房間襲擊權在熙,權在熙逃離房間來到天臺上,崔武恪來到天臺上與權在熙肉博,權在熙倒在地上無法再站起來,崔武恪拾起一根鐵棒想打死權在熙,權在熙忽然開口向崔武恪求饒。
崔武恪心知不能私自殺害權在熙,雖然權在熙連殺幾人罪不可恕,但必須走法律程序判決權在熙。權在熙忽然從地上爬起來奪走崔武恪手中的鐵棒,崔武恪猝不及防被權在熙逼退到天臺邊沿,權在熙發了瘋一般襲擊崔武恪,崔武恪在閃避過程中自衛,權在熙立足不穩從天臺上掉落下去,崔武恪往樓下一看,權在熙已經死在樓下一命嗚呼。
作惡多端殺害多人的權在熙得到應有的懲罰,崔武恪來到樓下與幾個同事看著倒在血泊中的權在熙,吳初琳站在崔武恪旁邊捂住嘴巴不敢再看權在熙的死狀。
條形碼殺人元兇權在熙已經死亡,崔武恪與吳初琳計劃結婚的事情,二人決定前往異地渡蜜月。
姜赫受理一起殺人命案,死者是一名房東已經死去多時,姜赫上門找吳初琳求助,吳初琳離家出門來到事發地點,死者的身上散發出一些海帶氣息,姜赫在吳初琳的指引下搜到一粒鈕扣,一行人來到餐廳找到一個大媽服務員,大媽身上穿的工作服正好少了一粒名子,案發現場的扣子與大媽身上的扣子一模一樣,大媽面對鐵一樣的證據坦承殺害了死者。
大媽的兒子也擁有重大嫌疑,母子二人搶著攬下殺人的罪名,吳初琳站在審訊室外面看到大媽兒子穿的鞋子散發出一種草藥的氣味,另一只鞋子則散發出海帶的氣味,二種八桿子打不到邊的氣味出現在大媽兒子的腳下,吳初琳只覺有些不可思議。
崔武恪從吳初琳嘴中了解大媽兒子腳上的鞋子異常情況,立即出門抓獲一名賣草藥的男子,男子叫金賢秀極有可能殺害死者,崔武恪帶金賢秀回到審訊室接受盤查。
金賢秀面對警方盤查如實交待犯案經過,死者是一名房東家中放了大量現金,金賢秀來到死者家中偷取現金,死者發現金賢秀偷錢的行為,金賢秀一不做二不休殺死死者。
大媽來到死者住處以為行兇者是她的兒子,大媽兒子亦搶著攬下殺人罪,鬧了半天真正的兇手是金賢秀。
大媽與兒子離開警局向警察們道謝,幸虧吳初琳擁有能看見味道的特異功能,不然警方很有可能冤枉大媽。
吳初琳成功幫助警方破案入室盜竊殺人案,崔武恪騎著自行車搭載吳初琳到戶外散心,警局的同事再次遇到案件需要偵破,崔武恪與吳初琳騎著自行車向警局趕去。新的案件需要夫妻二人偵破,夫妻二人儼然成為警方眼中的神探。
好文共享網小編提 示您:通過搜索【看見味道的少女+好文共享網】就可以很快搜到我們了,小編會第一時間更新看見味道的少女劇情,你可以先欣賞下看見味道的少女劇照和看見味道的少女演員表 如果你也喜歡寫劇情也可以聯系我們,好文共享網感謝你的支持!
每日一笑

老婆:“派(π)是多少?” 我:“沒事你問我這個干嗎?” 老婆:“別廢話!問你派是多少!” 我:“3.14159265358979 ”背到這老婆一巴掌扇了過來說:“這么多數都背的下來,今天我生日你記不住

網友點評
排列3字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