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集劇情

大家庭分集劇情介紹(1-30集)大結局

字號+ 來源: 2018-06-19 13:04 我要評論()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

大家庭分集劇情介紹 第一集

  1979年夏天。內蒙古,黃河邊。

  一片廣闊原野上,在內蒙古下鄉的北京知青袁剛駕駛著拖拉機,來來回回進行著農耕作業。此時他一天的工作早已做完,他留在拖拉機上是為等著一個人。

  他知道每天這個時候陳涵秋必經這條路。 天氣陰沉悶熱,幾個知青和村民像往常一樣取笑調侃著駕駛著拖拉機的袁剛,袁剛充耳不聞。眾人皆知,工人子弟家庭出身的袁剛一直愛慕著他的同班同學,同樣來自北京,出身知識份子家庭的的女知青陳涵秋。

  陳涵秋出生在醫學權威家庭,生活優越。從小被父親母親按才女的要求培養,琴棋書畫都懂一點。十歲前后失去父親,從才女淪落到黑五類再到可以被改造的女知青,陳涵湫經歷了生活的巨大變遷。

大家庭<a href=http://www.cojlbg.live/juqing/fenjijuqing/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分集劇情</a>介紹(1-30集)大結局
大家庭分集劇情介紹(1-30集)大結局

  袁剛心里卻明白,在這個集體戶里,陳涵秋追求者眾多,她不假辭色,一一拒絕,孤傲而清高。看到涵秋拒絕了那么多人,袁剛更加自卑,深知自己配不上陳涵秋。在袁剛眼里,陳涵秋是高不可攀,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轉眼間,天空翻卷烏云,天氣大變,下起傾盆暴雨。

  知青及村民們趕著避雨往回跑,袁剛在雨中看見陳涵秋模糊的身影。

  陳涵秋瘋狂奔向河邊,看著洶涌的河水,一幕幕恥辱的回憶讓她喪失理智,陳涵秋不能原諒自己以及她腹中的孩子,她悲憤而絕望,縱身跳進河里。

  袁剛趕到,震驚之余來不及多想,跟著就跳進河里,一通折騰,將陳涵秋打撈上來。

  河邊破舊的草屋里,當陳涵秋醒過來的時候,看到的是袁剛一雙焦急關切的眼睛。見陳涵秋醒來,袁剛著急忙慌問她怎么這么不小心掉進河里。陳涵秋用她僅剩的所有力氣狠狠推開袁剛,再次昏迷。

  公社衛生所里,袁剛手足無措地在病房外等待著醫生的消息。

  搶救陳涵秋的醫生護士們查出陳涵秋懷孕,眾人又都知道袁剛愛慕陳涵秋,理所當然以為袁剛是孩子父親。袁剛得到陳涵秋懷孕消息,當即傻了,不肯相信,他想當然以為小護士在開他玩笑,他向護士們發怒,發誓在剛才從河里將她撈上來之前,他連陳涵秋的手指頭也沒碰過一下。

  當醫生確認陳涵秋懷孕后,袁剛如五雷擊頂,非常不堪,對陳涵秋頓起厭惡之情,他忍不住想知道誰是孩子的父親。

  陳涵秋對這個救命恩人不屑一顧,理都不理。陳涵秋冷漠態度刺傷袁剛,袁剛一氣之下憤然離去。袁剛剛走,陳涵秋的冷漠倔強土崩瓦解,捂在被子里,無聲痛哭。

  在這個過程中,謠言已經風傳出去。陳涵秋出身不好,平時又落落寡合,與領導關系不好,早是領導們的眼中釘,一直被人監督,眼下終于逮著批判她的機會。生產隊辦公室里,民兵,村干部,婦女主任等等不理會陳涵秋虛弱身體,也不關心她生死,只是逼問陳涵秋究竟和誰私通,孩子父親是誰。村民們圍觀,并不斷通知讓大家來看熱鬧。

  村民們一邊吆喝著"有破鞋大肚子"一邊往生產隊辦公室跑。

  袁剛逆著村民而行,他知道他們是去看誰的熱鬧,他痛苦不堪。

  辦公室里,無論村干部如何恐嚇威脅,婦女主任甚至破口大罵,陳涵秋態度自始至終沒有變化,堅決不肯說出孩子的父親。

  陳涵秋的強硬態度激怒村干部和婦女主任,辱罵陳涵秋,越說越難聽,辦公室窗戶大開著,不堪入耳的話接連不斷傳出,袁剛再也無法忍受他心愛的女人受到如此巨大侮辱。

  袁剛難過,大罵自己王八蛋,大嘴巴抽自己,他明白,他接下來要做的選擇是讓自己承認這份恥辱,他要保護這個女人。他沒有別的辦法了。

  袁剛推開生產隊辦公室的大門,告訴眾人,他是孩子的父親。

  陳涵秋大怒,急赤白臉的辯解,卻沒人相信她。 袁剛出身好,表現也好,深得公社生產隊領導喜愛,袁剛出面,村干部們無話可說,只是深深同情袁剛被這個出身不好的女人拖下水,袁剛向村干部等人承諾自己要娶陳涵秋。

  墮胎手術需要開介紹信,沒有人會給陳涵秋開。

  陳涵秋肚子里的孩子越來越大,根本無法做掉。村民們但凡見了陳涵秋,都要挨著個關心地問她孩子幾個月了,什么時候同孩子爸結婚,陳涵秋快氣瘋了。

  避開眾人,陳涵秋大罵袁剛不要臉,多管閑事。袁剛的解圍讓陳涵秋更覺得屈辱惡心,她早聽人說袁剛對自己有意,現在更是斷定他不懷好意,想趁機占她便宜。

  陳涵秋悲憤交加,號啕大哭。

  見陳涵秋哭,袁剛急了,他張口結舌的解釋著,吃力的表達著自己想法,努力告訴陳涵秋,他愿意娶她,愿意做孩子父親。

  陳涵秋根本不聽,叫袁剛別再接近她。

  不管袁剛幾次來找,幾次表達心意,陳涵秋通通不理。對于袁剛的好意,陳涵秋并非看不見,她也逐漸了解袁剛不是她之前所想的那種流氓無賴,對他產生的誤會慢慢打消了,但她仍然極為抗拒,她不肯接受袁剛對她的憐憫和同情,不肯與袁剛交談。

  袁剛問陳涵秋,不嫁給他也可以,但她想怎么辦?能怎么辦?再去死嗎?

  陳涵秋再次來到黃河邊,袁剛跟著,嚇壞了,以為她真想再去死,追上去阻攔,質問陳涵秋又想跳河嗎?想跳就跳吧,我絕對不攔你!絕對不救你!

  一個人死過一次,絕不會有再死一次的勇氣。

  陳涵秋正是如此,她并不想自殺,她看著袁剛為她氣急敗壞的樣子,突然覺得生活也沒她想得那么糟糕,還有一些溫暖和好玩的東西。

  袁剛大喊大叫,結果腳一滑,順著滑坡滾了下去。

  陳涵秋大驚失色,本能拉住袁剛,這要緊關頭,袁剛仍然擔心陳涵秋的身體和她肚子里的孩子,一個勁叫陳涵秋放手放手,別動了胎氣。結果袁剛掉進河里,等他狼狽不堪地爬回來,看著被他嚇得花容失色的陳涵秋,自嘲的大笑起來。 陳涵秋也終于笑了。

  兩人當即結婚,袁剛用草繩和野花給陳涵秋作了個戒指,還信誓旦旦說將來一定會給陳涵湫送真金白銀的,雖然袁剛知道自己在開玩笑,但袁剛的表白讓陳涵秋很感動。

  袁剛和陳涵秋在口頭上達成了協議,保證一回北京就離婚。

  袁剛不斷聲明既然結了婚,陳涵秋肚子里的孩子就是他的了,他會看著她,她不好好生下來,他不會放過她。而陳涵秋則三番五次告訴袁剛,自己絕不會賴著袁剛,不拖累他,不讓他戴綠帽子,不讓他當烏龜王八。正是雞同鴨講,各說各話。

  陳涵秋奇怪,問袁剛這樣不覺得屈辱嗎?

  袁剛賴皮賴臉說不覺得,沒這個他還娶不到媳婦呢,現在賺了,不但娶到媳婦還白添了個兒子。

  袁剛口氣雖然輕浮,但陳涵秋從他的眼里看出他的真誠,善良。 袁剛是一個充滿喜感的糙男。他難過,但他真愛陳涵秋,于是他罵自己煽自己大耳光,但他還是會娶陳。陳涵秋跟袁在一起,也會逐漸變得喜感。最后會因為這個喜感而真正喜歡上這個糙男。

大家庭分集劇情介紹 第二集

  就在他們結婚前后,知青返城大潮開始了。

  袁家得知袁剛結婚,媳婦懷孕,更是不斷催促兒子媳婦回家來。

  拖著大肚子的陳涵秋跟著袁剛回到北京,本來說好一回北京就離婚,但陳涵 秋的肚子實在不方便,袁剛希望能在她把孩子生下之前好好照顧她,幾經勸說,陳涵秋妥協。

  在回城前后,陳涵湫總是想方設法從袁剛嘴里打聽袁母喜歡什么樣的媳婦,她希望回城后,可以按婆婆對媳婦的要求先努力做個好媳婦。袁剛無心,卻信口開河胡編亂造,結果跟實際情況大有出入,讓陳涵湫在最初的日子嘗盡袁剛胡編亂造的苦頭。由于差距太大,反而引起了婆媳之間的不少誤會,以至于漸漸的在后來的日子里,陳涵湫就失去了當初的愿望,開始按照自己的方式生活。

  袁家和陳家住在同一個大雜院里,早有淵源。 袁剛的父親袁父,參加過解放軍當過連級干部,文革時隨軍隊參加"支左"軍管會干部,曾目睹陳涵秋的父親陳雨蒔在批斗中含恨自殺,出于同情和良知,保護了陳涵秋的母親廖靜。當兒子袁剛從下鄉插隊帶回已有身孕的陳涵秋,袁父坦然接受,并百般告戒兒子涵秋命苦,要好好照顧她。

  袁剛的母親袁母是樸實的勞動婦女,思想保守,心里本來十分忌諱丈夫保護廖靜一事,當時社會上對知識分子的態度的影響,也有傳統觀念的英雄救美的沾沾自喜,想和廖靜溝通,卻又總是說不到一起。按說袁家是廖靜恩人,廖靜該對他們感恩戴德才是,廖靜也有保護袁家的意味,自己是臭知識分子,沾染不起,也有大恩難報等因素,表現出來的就是對袁母態度總保持著距離,不咸不淡,客氣里透著冷淡,讓袁母覺得熱臉蛋貼冷屁股,回回想起來都氣夠戧。見兒子娶回來的正是廖靜女兒,心里又是一番矛盾糾結,袁母看著陳涵秋長大,心里還是喜歡這個姑娘的,也覺得兒子找了個有知識有文化的老婆該是很光榮自豪,但又擔心兒媳婦遺傳她母親廖靜性格,不好相處,更擔心陳涵秋會看不起兒子,不甘心好好過日子,老太太也有自己是根兒紅苗正,娶了個黑五類子女會不會在社會受歧視的擔心等等。

  不僅如此,對這個小院袁母又愛又恨。房子是陳家的,文革中這房子才被分配自己住,現在又和既是親家又是房主的陳家人住在一起,雖然袁母覺得在困難的時候自己照顧過陳家孩子,現在結成親家,但心里仍然有些擔憂。所以袁母總是在算計著怎樣擺平雙方的關系。

  袁母和陳母實際上都已經進入更年期。那時社會上基本明白什么是更年期,袁母更糊涂,就是鬧別扭;廖靜雖然懂一點,卻不想承認,母女婆媳親家住在一個院子里,矛盾起來就是混戰。這種特殊的時期給陳涵秋的媳婦生涯增加了很多困難。

  而當時的形勢下,廖靜還不敢對房子說什么話。陳涵秋的母親廖靜,身為醫院心臟外科醫生,在"反動學術權威"批斗中險些被整死,仍處于文革恐慌中,為人謹慎小心,心里記得袁家好處,但也很怕得罪袁家,原來她對恩人一家充滿尊敬,也覺得孤兒寡母的能跟袁家生活在一起覺得踏實放心。隨著時代的改變,陳母看到了也許在自己的有生之年可以奪回原來失去的生活,但是女兒的婚姻讓她再次審時度勢。房子的事總會在雙方家庭的摩擦中成為話題,隨著時間的推移,這個話題越來越敏感。

  此外對自己的女兒,廖靜有很多不滿,沒考大學,早早嫁人生孩子等。廖靜表面上不斷夸獎袁剛,對女婿表示滿意,接受得十分坦然,私下卻認為袁剛除了成分好,沒一樣配得上自己女兒,不明白陳涵秋到底看上袁剛什么。 在廖靜追問下,陳涵秋也支支吾吾答不上來她到底看上袁剛什么,廖靜更是起疑,直接問陳涵秋是否遭到袁剛強迫,陳涵秋急了,叫母親別再追問。見女兒委屈流淚,廖靜心里很替女兒憋屈,更加深了對袁剛的誤會。

  陳涵湫面對袁剛在自己最困難的時候出手相救心存感激。陳涵湫希望通過自己的忍讓和委曲求全能夠化解兩家這種即是親家又是房主的尷尬關系,但是現實生活很快就教育了她:必須堅持自己的性格,獨立自主才行。

  只有袁剛面對陳家又是房主又是親家的關系滿心歡喜,在他眼里,娘家和親家能住在一起,那是熱鬧和幸福的象征。但是后來的微妙復雜的人情關系和硝煙四起的日常生活,把袁剛的豪情和幸福感一點一點地吞噬。

  袁剛和陳涵秋在孕期感情交流,雖不斷有磕磕絆絆,但涵秋發現袁剛細心的一面。袁剛對陳涵秋的照顧無微不至,兩人關系更像親人朋友。 二人同一寢室朝夕相處,袁剛每晚睡在地上,每晚翻來覆去,望著陳涵秋熟睡面孔,袁剛欲火燒身,難以入睡,室外跑圈。

  袁剛的母親袁母很想張羅著替兒子兒媳婦再大操大辦一下,叫陳家人來商議,順便吃個團圓飯。

  眾人都是歡天喜地的,難得有這么多好吃的,袁剛的弟弟妹妹袁田、袁禾兄妹倆搶著吃飯,鬧成一團。袁父袁母看著滿桌子的人,臉上是滿足和幸福的笑容。

  陳涵秋的弟弟陳致秋卻很少動筷子,因高考落榜,滿面愁容。袁母一邊給陳致秋夾菜,要他多吃點,一邊問起高考成績今天出來,看了成績沒有。

  袁父忙給袁母使眼色,袁母沒看著,繼續對陳致秋說著你要是考上了大學,那可是咱們兩家的大喜事云云。廖靜認為袁母是成心給自己兒子下不來臺,當即打斷袁母的話,冷淡的告之兒子沒考上。袁母尷尬不已。

  陳涵秋,陳致秋姐弟倆則覺得母親太不給面子,責怪地看著廖靜。眼看一頓飯就要吃不下去了,袁剛帶頭端起酒杯,給長輩敬酒,一通胡說八道,逗樂在場所有人,氣氛驟然轉變,重新歡快起來。

  袁父提出什么時候操辦婚禮,見袁家人興致勃勃,陳涵秋心里愧疚不已,很是抵觸。她越是敬重袁剛父母,越是感激他們為她做的一切,越不愿意把事情再弄大。她擔心將來的離婚會傷害袁父袁母二老。

  廖靜事不關己的態度更是明顯,袁家人不傻,看得出陳涵秋母女都很不積極。袁母當即控制不住情緒,就要發作。惟獨袁剛努力,一個勁打圓場,調節氣氛,眾人卻陷入沉默,不再配合。

  袁父看兒子辛苦,將袁母勸住,袁母不甘心的作罷。

  終于這頓飯還是不歡而散。 飯后,袁母在袁父面前痛罵廖靜,翻起舊帳,陳致秋當年因為身體嬴弱,廖靜找袁父,求他幫忙,袁父想辦法沒有讓陳致秋下鄉。結果陳致秋屢次考大學落第,袁母心里替陳致秋著急,很想鼓勵他,而廖靜不但不給她機會,還誤會她的好意,這讓袁母十分委屈。袁母最受不了的是廖靜自己兒子無能,卻還永遠瞧不起袁剛。

  廖靜和兒子陳致秋離開袁家,回到了自己的小屋。

  陳家人下放之后,他們家偌大的四合院被分給三戶人家,最大的一片給了袁家,然后是玉器廠的玉器鑒定師唐文鶴的寡妻李美娣,最后給廖靜母子三人留了角落里的幾間房。

  廖靜母子回來的時候,唐家已然閉門熄燈睡下了,廖靜悄悄開門,房間里堆滿了紙盒子,剛一打開燈,就傳來鄰家李美娣的罵聲,廖靜嘆口氣,無奈地熄滅了燈。陳致秋倍感恥辱,扶著母親,摸著黑進了屋。

  陳致秋明天一早還要給街道工廠去送做好的紙盒子。他此時沮喪不已。陳致秋是陳家唯一的男丁。陳致秋屢次考大學落第,情緒低落。他內心是相對脆弱和偏激的,他的脆弱和偏激是"文革"對家庭的創傷造成的。他不像母親姐姐那樣視袁家為恩人,相反,他恨他們霸占了自己家的房子。 他看不起袁剛,不相信他能帶給姐姐幸福。

  陳涵湫的肚子越來越大,腳也開始浮腫,天氣又涼,袁剛心疼老婆,經常給陳涵湫晚上泡腳白天替她穿鞋脫鞋,對陳涵湫的照顧無微不至。陳涵湫熱在眼里,卻冷眼看袁剛。袁母看不慣兒子這樣對待陳涵湫,覺得自己懷孕時還要干活呢?對媳婦如此嬌氣很是看不慣。陳涵湫覺得再這樣下去,婆媳之間的關系更難維系,所以經常拒絕袁剛的伺候。陳涵湫不希望自己欠袁剛太多。

  陳涵秋婉轉的提醒袁剛,希望袁剛能暗示袁母,叫她做好他們會離婚的心理準備。袁剛一聽就火了。怎么叫他們準備啊?虧你說得出口!

  袁剛憤怒,他一直愛著陳涵秋,如此呵護著她,而她陳涵秋的種種表現也都在向他傳遞她已經接受他的信息。沒想到頭來她心里竟然還是想著要和他離婚。

  陳涵秋心情復雜,她確實像袁剛所說,她在逐漸接受他,但她不愿承認,只簡單說結婚協議不是白簽的。

  袁剛賭氣,耍無賴,明確告訴陳涵秋他還就要這么耗著她了,等她把孩子生下來也別想離婚。陳涵秋嘲笑袁剛性欲如何解決?將來必然出軌,自己老婆懷孕他還出去瞎搞,傳出去毀的是他的名聲。

  袁剛惱羞成怒,跑了。

  袁剛身邊也常會有一些花花草草,袁剛真要出軌也不是不可能,但到了緊要關頭他克制住了,他就不找別人,找了就稱了他老婆的心意了。

  袁剛回來后故意氣陳涵秋,沒想到陳涵秋大怒,動了胎氣,羊水破了。袁剛嚇傻了,手忙腳亂將陳涵秋送去醫院。 陳涵秋順利產下一男嬰,孩子取名袁小剛。

大家庭分集劇情介紹 第三集

  孩子生下后,袁剛歡天喜地,比誰都高興,整天把孩子抱在懷里愛不釋手,袁剛是真愛這個孩子,這是遺傳,袁家父母都特別愛孩子,被袁剛發揚壯大,他一直盼著這孩子出生,現在他把他當自己的親生兒子。陳涵秋看得出他是真心愛這個孩子。

  陳涵秋做月子,身體虛弱,需好好調養。袁剛不讓陳涵秋沾水,洗尿布的任務他全包攬下來。袁母發現兒子在洗尿布,很不高興,嘮叨自己年輕時候剛生完孩子照樣在河邊結了冰的水里洗尿布,怎么兒媳婦懷孕要泡腳、做月子不能洗尿布,就那么嬌貴?

  袁剛不愿頂撞母親,叫陳涵秋將尿布先藏起來,等他回來再偷偷塞給他。

  諸如此類小事,袁剛將陳涵秋伺候得相當周到。

  袁剛一邊照顧陳涵秋,一邊向她保證,讓她安心靜養,等她身體恢復,雖然不舍得,但他保證一定同意離婚,絕不再勉強她,不讓她再受半點委屈,只是希望能讓他偶爾去看看孩子。

  陳涵秋被這個單純男人的善良和真摯徹底感動了。

  袁家一家人對袁小剛的疼愛,對陳涵秋的無限關愛,也都讓陳涵秋感同身受。

  陳涵秋身體慢慢恢復過來,想出去買菜,透透氣,出門時天氣大晴,走一半就下起瓢潑大雨,陳涵秋想往回趕,沒跑兩步跌倒,體力不支,竟站不起來。

  陳涵秋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發現自己已經被袁剛用雨衣裹得嚴嚴實實,抱在懷里。

  袁剛抱著陳涵秋往家跑,一路數落陳涵秋不知道愛惜身體,想逃跑也得看看天氣預報,還得等身體好了再跑,現在跑能跑多遠?跑不遠還被逮回去!

  陳涵秋倚在袁剛的懷里,感覺這個男人如此可靠。

  當晚,袁剛感冒了,躺在地上哆哆嗦嗦,一個勁打噴嚏。陳涵秋看不過去,叫袁剛上床,換她躺在地下,袁剛堅決不同意。陳涵秋讓袁剛到床上,兩人一起睡,袁剛還是不肯。陳涵秋硬將袁剛拖上床,捂進被子。進了被窩,袁剛臉朝外,不看陳涵秋。陳涵秋完全不了解袁剛情況,碰到袁剛脖子,發現袁剛渾身滾燙,陳涵秋以為袁剛發燒,很是擔心。袁剛急赤白臉,叫陳涵秋閉嘴,不想被強暴就別理他。陳涵秋這才明白過來,袁剛身體有反應了。 這一晚,這對夫妻終于名副其實。

  五年后。

  袁小剛五歲。

  袁剛去幼兒園接兒子。一到幼兒園,老師拉住他告狀,小剛又把別的孩子打哭了。袁剛當著老師面表決心回家一定好好收拾兒子,還告他媽去。一邊說著一邊把小剛帶出來,出了幼兒園,袁剛就問兒子怎么打的,小剛一通吹,袁剛直夸兒子打得好。 父子倆感情好成一團。袁剛把自己小時候玩過的各種游戲跟袁小剛分享,比如抓麻雀,做捕鳥夾子,老鼠屁股放煙花等等現在的孩子絕對沒有見過的各種游戲。陳涵湫痛斥父子倆的這種殘忍游戲,陳涵湫害怕袁剛這種不善良不環保的舉動會讓袁小剛的心靈受傷,但陳涵湫仍然不能阻擋袁剛只要高興就好的教育態度。

  袁剛騎車載著兒子沒幾步路,被同學張從軍截住了。

  張從軍從小和袁剛一起長大,下鄉時被保送上大學,后來又考了研究生。張從軍是個喜歡熱鬧的人,趕時髦,什么新鮮都少不了他,這陣子綜著袁剛,知道袁剛修車技術過人,想和他一起搞承包,說是看好了一個汽車維修廠,已經和人家討論了承包條款。張從軍一個人干不踏實,一個勁兒慫恿袁剛下海,和他排列3字谜 欢乐真人麻将下载安 微乐麻将开挂免费 陕西丫丫麻将怎样带挂 真人现金麻将 大众麻将的游戏规则 期货配资公司怎么找 今天3d试机号金码 10月股票推荐 三国麻将赢钱 浙江11选5前三值 国人策略 三国打麻将抢城池的游戏 上海哈灵麻将app 东风股份东方财富 快三安徽省 炒股软件免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