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

網售畢業生,誰的悲劇?

字號+康斯坦丁 來源:久聞網 2015-08-27 23:52 我要評論()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

[ 好文導讀 ] 2015年7月2日,昆明學院在線淘寶店鋪“昆明學院人才店”正式開張,65名畢業生以商品的身份出現在貨架之上,標價1000元,還包郵。

2015年7月2日,昆明學院在線淘寶店鋪“昆明學院人才店”正式開張,65名畢業生以商品的身份出現在貨架之上,標價1000元,還包郵,一時間輿論鼎沸,據相關數據統計,關注這一個話題的人已達到2億人次,無論昆明學院有沒有炒作的意圖,但這家名不見經傳的“小大學”已經火了,各路專家紛紛各出奇謀地解構之,從開店動機,到寶貝質量,再到販賣人口的合法性,最終,衍生到對中國大學教育的反思之上,好不熱鬧。

網售畢業生,誰的悲劇?

其實,網售畢業生也只不過是學校一個新穎的推銷方式,不會涉及真正意義上的人口販賣,本質上和智聯招聘投簡歷差不多,只不過,昆明學院采用這樣的模式,意外地獲得了超高的關注度,從而拉高了自家學生求職成功率,更大宗的收獲在于,其引發的社會大討論可以再次將“大學生就業問題”推到風口浪尖,讓相關部門忙完拯救股市之后,也能在這些老問題上下點功夫。短期效果來看,網售畢業生的做法,提高了昆明學院的知名度,旗下學生的簡歷也會因此鍍上一層金,但長期來看,這種模式并不能改變畢業生嚴峻的就業形式,2014年的時候,已經有”史上最難就業季”的說法了,顯然,媒體們沒有想到2015年的狀況更糟糕,今年全國畢業生總人數達到749萬,比上一個史上最難就業季增加22萬,這才是真正意義上的,沒有最難,只有更難!

 就業無門,大學成了人生圈套

中國有句諺語叫“趕鴨子上架”,現在網售畢業生也大可稱之為趕大學生上架,雖然被驅趕的東西和架子都是完全不同的,但兩者都透露著相似的無奈,鴨子自然不想去架子上生活,而天之驕子又何嘗想把自己包裝成“寶貝”出售呢?

昆明學院首批65件寶貝,統一穿著白色T恤,佩戴校徽,網站上掛著他們的半身、側面、特寫、全身等5個不同角度的展示照片,大概是為了迎合用人單位的心理需求,網站把首批寶貝分成了四類,分別是互聯網型,一帶一路型,制造2025型和集合精英型。筆者不確認,這65名學生是否知曉自己型號的內涵,但可以肯定的是,他們在校園內絕對不會用這些蹩腳的職業領域詞匯來稱呼自己,大學生更熟悉的分類應該是“學霸、證霸、屌絲和女神”。如今昆明學院火了,這得益于其精心的戰略策劃和不錯的運氣,但跳過這次有意無意的營銷,我們更應該再去瞄一眼中國大學已被時代碾壓至畸形的輪廓。

網售畢業生,誰的悲劇?

過去30年,中國大學經歷了天翻地覆的變化,更確切地說是經歷了一場大面積的人性壞死,特別是在市場化和產業化之后,中國大學就變成了一家家奇怪的公司,它們有政府功能,但又像一家企業。理論上講,大學應該是一項公共服務,需要教書育人,培養出一代又一代的大師,但這座城池之內的大師正不斷減少,大樓則不斷增多,正如《小時代》里的貴族學校,普通學生的宿舍竟也能擁有總統套房的標準,悲劇的是,為這一切支付費用的是含辛茹苦的家長,他們明明知道大學畢業生就業形勢嚴峻,卻依舊無怨無悔地把孩子送到大學之內,說鍍金也好,說找一個身份認同也罷,家長們大都懷有美好的希望,但結局常常是冷冰冰的,他們幾乎掏空了自己的錢包,卻想不到孩子的靈魂僅僅四年的時間就也被掏空了。縱觀中國大學的定位和專業設置,已經趨于嚴重的同質化,配合上僵硬的行政管理,大學儼然成為批量生產“就業員”的工廠,且在商品銷售出去之后,完全沒有售后服務,此外,接二連三的教授、學生論文舞弊事件,更讓人懷疑,中國大學生真能走出校園、適應和會嗎? 在四年的時間里,中國大學沒有教育好中國的孩子,甚至沒有保護好他們,從肉體到靈魂都沒有保護好,此前,沈陽一所高校出臺“嚴禁農民工進入大學校園”的規定,引來網友一片罵聲,但負責人也有苦衷,女大學生經常遭到校外人員性騷擾,甚至強奸,實在也是不爭的事實,而即便這樣的規定保護了校內人員,女大學生們同樣不安全,他們走出校門之后,隨便坐個私家車就能失聯,這個社會戾氣太重,更需要大學來健全學生的人格以及提高自我保護意識,但現實時,我們的大學既沒有充盈學生的靈魂,也沒有屏蔽來自外界的誘惑,最終,中國大學變更了一個消滅童年、浪費青春、消滅斗志、回報渺茫的人生圈套。

網售畢業生,誰的悲劇?

不客氣地講,中國大學里的知識足夠應付考試,但已無力改變命運,同學彼此之間的關系,也因越來越多的利益元素滲入,由朋友關系、親人關系、同事關系,變成了赤裸裸的交易關系,在這樣的環境下成長起來的大學生,無法適應企業的需求也是情理之中的。

逃離悲劇,誰幫畢業生解套?

中國大學已然成為一個精神萎靡的巨人,這種背景下,單方面強調大學生的寶貝價值自然是杯水車薪的,或許,昆明學院的人才店可以借助短暫的高關注度,讓自己的就業率上升10個百分點,但倘若自家出品的學生沒有實實在在的干貨,等他們在工作中遇到真正的挑戰之時,肯定會敗下陣來,甚至有的連試用期都抗不過去,所以,筆者是決然不建議在淘寶店鋪這樣的事情上下功夫的,我更希望它能成為一面鏡子,折射出中國大學教育、中國職業職業教育的問題,從而在制度、文化以及具體的管理細節上拯救中國大學。

網售畢業生,誰的悲劇?

事實上,爛大學最該控訴的地方,正在于其對青春的浪費,除了大學本身最美好的4年時間,還有前面12年的基礎教育,十幾年的時間理應成為修煉自我的絕佳時段,我們的孩子卻只能沉浸在考試的題海,以及“考不上大學,就沒有出路”的恐懼之中,更加諷刺的是,正當大學生們苦于找不到工作的時候,用人單位卻常常抱怨根本招不到合適的人才,他們要冒著極高的風險去招聘一些應屆畢業生,從頭開始培訓,若網售畢業生成為新型的推銷模式,則將進一步加劇企業的招聘風險。在這樣的背景下,要想快速解決大學生就業難的問題,根本不能采用“寶貝式”的營銷模式,這只會給大學和企業帶來新的災難。

其實,企業需求和大學培養的脫節,已經是一個非改革不可的頑疾了,這也是為什么中國涌現出了大量的企業大學,以及越來越來多的校企合作項目。大學作為育人基地,自然不同于企業的在職培訓,這里需要有類似靈魂修煉的東西,但中國大學生的課業負擔遠沒有想象的那般繁重,大多數學生在修完了干癟的學分之后,仍然有精力把CS練得出神入化,魔獸練級也是碩果累累,當然,最耗費精力的還是讓女朋友們粉轉黑…大學里的這些時間完全可以在細致規劃,比如開設企業培訓、職業模擬等項目,讓企業人員直接傳授工作技能,如果能請到一些知名企業的CEO絕對能提前喚醒學生們的職場意識,比如讓馬云告訴學生們如何正確地對待英語四六級,使其明白企業中如何使用英語…事實上,大學校園才是這些名人軼事最受用的地方,也更容易激發出新的奮斗熱情。而對于企業來說,能傳遞企業文化,提前培養員工,還不用支付時間和工資成本,絕對是一件劃算的事情,可以說,校企合作,或者干脆由企業辦大學,絕對應該成為中國大學的主流模式。

或許,企業辦大學的方案有極強的功利性和針對性,會剝奪一些大學生校園里的美好,但大學本來就不應該太輕松,最起碼,不能總用“美好”來形容,像哈佛、耶魯這些名校的學生,每天的科研項目和課業負擔都是非常重的,這里的學校要長期參加體育鍛煉,以保證自己的身體能支撐到畢業,況且,職場人有80%的時間都要交給企業公司,再提前這四年壓根不算什么,唯一要注意的是,中國的企業,特別是大型國有企業,也應該意識到自己的公共職能,為社會培養出,會工作、會生活、有情趣、有理想的員工,到時候,再談就業問題,可能就會變得相對輕松一些,自然,也不用“網售畢業生”這種嘩眾取寵的東西了。(科技新發現康斯坦丁/文)

每日一笑

數學老師說過,這個年紀喜歡一個人很正常,但是最好藏在心里,不要太高調。想起她的時候做一道數學題,高考后把寫滿數學題的本子放在她面前,她就會知道你有多想她多喜歡她。我嘗試了一下……做到第二題的時候發現已經不喜歡她了。

網友點評
排列3字谜